退圈求平安

《三次他看到了亲吻,一次他没有》

一个速烤小甜饼(。)感觉打真人tag不太好,以后都不打了(。)
ooc属于我(。)
@浮白℃ 暗戳戳圈一下我们浮白太太ww
内含水峰,云山,雨萌。
以上。

《三次他看到了亲吻,一次他没有》

1.
王昱珩最近很苦恼。

他和王峰好不容易确定彼此的心意,又正好还处在节目录制期间,本以为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共同度过,哪知道很快就迎来了团队赛的录制。两个人各自带着自己队的队员终日埋头训练配合,加上又是竞争对手,实在没办法在孩子们面前表露得太多,生怕露出什么破绽。结果确定关系后,两个人见面的次数直线下降,经常是自己刚领着水之队离开讨论的会议室,还没走多远就听见王峰一口软糯的南音夹杂着曾新异快于常人的语速,和他寡言沉稳的队友们陆续走了进去。

王昱珩刚目送着王峰单薄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回过头就看到自己队里栾雨和徐萌有说有笑地勾着肩搭着背,当然,强行要揽徐萌肩膀却实在有些困难的栾雨退而求其次环住了徐萌的腰而且还不重不轻地掐了一下什么的才不会被鬼才之眼忽视,他无奈地看向剩下两个小孩,杨英豪反应倒是很快,一把捂住了孙奕东的眼睛,后者无辜地挠了挠头,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王昱珩有些无语。

他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把栾雨徐萌和两个小娃娃隔离开,免得带坏小孩子。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前,王昱珩眼前又闪过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个人穿着黑色外套,带着鸭舌帽,低着头敲开了云之队队长的门。王昱珩眼睁睁地看着门里出来的人一脸喜上眉梢,凑到了来人的帽檐下,完全没注意到有个同事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

好家伙,来帮忙出题和训练就算了,帮着帮着帮到队长房间里了都。

王昱珩腹诽着,冷静地转过身进了房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怎么自己明明有对象,却还是被塞了一嘴狗粮呢?

于是他决定,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敲开王峰的门。

在赛场上都自信满满敢放弃观察的人,在情感生活中绝不能轻易落于人后。

2.
鲍橒最近很苦恼。

理论上来说,他不应该苦恼。这一季于湛几乎和他同一时间进组,除去自己台上录制的时间和他帮助节目组研究道具的时间,两个人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一起。这让很久没有和于湛见面的鲍队长很是满足。

即使他的队员们都纷纷痛苦地捂住了眼睛带起了墨镜,他也没有在意。

但是最近,鲍橒发现,王昱珩有些不对劲。

明明刚和王峰确定关系,怎么最近都没见到两个人一起活动呢?就像今天,水之队前脚刚从会议室出来,山之队后脚就跟了进去,怎么就不能一起进去了呢?

“你忘记他们是竞争对手了吗?”一旁的于湛冷漠脸。

沉浸在自己的推理思路里的鲍队长选择性忽视了爱人有理有据的回答,再次陷入自己的推断。

“是不是Alex又来找王峰了。”
“是不是他俩吵架了。”
“是不是他俩为了争主权一言不合就冷战了。”

眼见一向沉稳的对象脑洞越开越大,于湛无奈地捂住了脸,唇边却微微扬起了弧度。

他喜欢看到比自己年长的爱人露出小孩模样的时候,让他觉得甜蜜又心安。

然后他沉稳的对象在下一秒拉住了他的手,躲到了安全通道里。

“……又怎么了。”于湛扶额。

“你看,水哥和栾雨在干嘛呢,偷偷摸摸的。”鲍队长从门缝里偷偷观察着走廊里发生的一切,向于湛低语。

“……”偷偷摸摸的难道不是我们吗。于湛无语。

“!水哥是在亲栾雨吗!我的天!”鲍队长发出了一声惊呼,走廊里的两个人仿佛没有听见,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在那里,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这个小骚动。

“……”从这个角度能分出来那是水哥和栾雨就已经不错了,哪能看出来他们在干什么。于湛默默在心里吐槽。

“怎么感觉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呢?”沉默了片刻,于湛开口说道。

“是吗?我明明是在关心自己的同事啊。”鲍队长义正言辞,回过头摘掉了于湛一直戴着的鸭舌帽,顺手擦掉了他额上被帽子捂出的薄汗。

“我怎么没看出来这是一种关心的手段呢。”明明就是想看戏吧。于湛再次腹诽。

“是吗?那可能是因为,我更想关心关心你吧?”一只手揽住了于湛瘦削的腰,下一秒一个热源贴上了他的唇。

鲍橒最近很开心,一点都不苦恼。

3.
王峰最近很苦恼。

最近他发现,鲍橒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

录制的时候偶然回头,发现鲍橒在看自己,眼神中带着一点怜悯;吃饭的时候偶然回头,发现鲍橒在看自己,眼神中带着一点提醒;回房间的时候正好碰上鲍橒回房间,发现鲍橒在看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却还是把话都吞了回去,自顾自的进了房间。

这是什么意思?小王老师很苦恼。

直到有一天录制空隙,鲍橒趁着王昱珩不在,凑近自己悄悄说:“注意水哥和栾雨。”,他也依然没有明白鲍橒反常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大概是小王老师的迟钝技能又被点开了吧。

王峰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他和王昱珩已经心意相通,每天见到对方的状态看似一如既往,却已不自主地夹杂着情侣的默契。他已不再使用水哥这个称呼,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为亲昵的名字。王峰很享受这样的日子,情感上的富足使得他工作起来越发地卖力,以至于他根本没发现他和王昱珩至今都没有度过一个像样的二人世界。
所以,鲍橒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在苦恼了片刻之后立马抛在了耳后,压根没有在意。

直到那一天,他刚结束对队员们的耳提面命,正开门走进房间,王昱珩不知道从哪儿走了出来,仗着长腿优势三步并作两步也跨了进去。

“……昱珩?”王峰觉得脸有点热,王昱珩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刚走进屋里,就被后脚进来的王昱珩拉了个满怀,后者顺手勾住了腰,自然地把他压在了门上。

王昱珩看着面前耳根通红的人,先前的烦恼忘得一干二净,他伸出手想摘掉爱人的眼镜,却听见矮他一头的爱人疑惑地问:“你是不是和栾雨吵架了?为什么鲍橒让我注意你俩?是要我和徐萌调和一下吗?”

“……”先前旖旎的风月气息消散得一干二净,王昱珩仍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势,脑海里却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了清楚。

原来那天给鲍橒看到了,好你个鲍橒。

王昱珩在心里暗暗给无辜的鲍队长记下了一笔,嘴上却不饶人地坏笑道:

“调和什么?夫人外交吗?”

一句话把王峰说得再次面红耳赤,别过了脸不再看他,嘴上却还碎碎念地说着要搞好队员与队长之间的关系之类的话。

“压根没什么事,鲍橒乱说的。”王昱珩伸手抚上了眼前人的脸,终于如愿以偿地将那副碍事的眼镜摘了下来。然后他轻轻挑起了那个精致小巧的下巴,欺身封住了那张还想喋喋不休说些什么的唇。

“再说下去,我就不敢保证你会不会没事了。”

4.
栾雨最近很苦恼。

那天自家队长来找他,在酒店走廊里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大堆,最后说出了要把他和徐萌分开训练一段时间的结论,末了还拍了拍他的肩,一脸释然的样子叫栾雨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队长们都在虐狗,那天自家队长一阵风似的闯进隔壁山队队长房间,别以为自己没看到。

栾雨心里苦,转身就上了自家萌萌的床讨糖吃。徐萌看着赖在自己床上比往日更加不安分的栾雨,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咱俩不能一组呢……这不科学”听着栾雨的碎碎念,徐萌更加不解了。

难道小王老师没有告诉他,从明天开始咱俩还是一起训练吗?

虽然这件事从隔壁山队的教练口中先说出来的确很可疑。

但小王老师扣到最顶上一颗扣子的衬衫也没挡住的“蚊子包”更可疑。

眼看着栾雨的手越来越不老实,徐萌终于开了口:

“小王老师说明天开始咱俩……把手拿开……唔……”

没有吃到糖但是吃到了策略小诸葛的全能浪子表示,烦恼烟消云散。

END

评论(14)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