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真的很小巧思ho🤔

杨老师是什么神仙下凡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疯了

所向披靡(山之队群像系列)二.巅峰之上

浮白℃:

原定计划第二篇是写家庚的,码了一半恰好播了上一期强脑,看完节目又忍不住刷了遍微博,当即决定先码一篇峰哥……
这是我第二次写峰哥个人向的文,所谓初心更多的是对人生经历和成就的感想,这篇想试着写一下关于内心和情感的(结果显然失败了……)
写这个“给自己看”系列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还有很多支持山之队的朋友们,你们都是瑰宝❤(语无伦次中)悄悄圈一下@退圈求平安 失踪人口,有发现的朋友请私信联系我认领2333
接上篇“标新立异”,国际惯例ooc预警,慎入!

巅峰之上.(王峰篇)
“心中无敌,所向披靡。”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欲达高峰,必忍其痛。
二十岁的王峰以为,巅峰之上是浩渺的烟云、壮阔的天地。为了一览仅存在于巅峰的风景,他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承担了别人无法承担的负荷。
当他终于在近乎非人的坚持下一步一步地登顶,沐浴过刹那的辉煌与荣光之后,竟然感到些许的百无聊赖。
人活着,是为了往上走。如果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没有了可堪一战的对手,那么人还能走去哪里呢?二十一岁的王峰有些迷茫,但他想自己还年轻,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寻找答案。
于是抱着这种心态,他开始向其他以前从未关注过的领域探索,比如,为人处世。然而愈是深入愈是发觉,世俗人情并不比比赛简单,微笑可能被解读成虚伪,沉默也会被领会为高傲。
攀上巅峰之前的王峰只需一心一意活在记忆的世界里,登顶之后才发现,原来山的另一面有太多太多的未知值得恐惧。
然而哪怕面临再多的恐惧,他也必须走下去。
其实王峰天生并不精于此道,但所幸还有一颗聪明的大脑。他可以在综艺节目上几乎一言不发,只为将所有人须臾间的应变尽收眼底;也可以接受并不擅长的委托关系,通过帮助别人解决疑难来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

后来,他走到了最强大脑的舞台上。
最开始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王峰是国际比赛的选手,也是综艺节目的常客,但他从未尝试过二者的融合。于是当制片人把节目介绍和邀请函一起寄到他面前的时候,王峰深思熟虑还是选择了一并签收。
巅峰之上还有什么呢?王峰希望在这个节目中找到不一样的答案。
“嗯……大家好,我叫王峰,今天来挑战的项目是多信息匹配。”
“我是王峰,我回来了。我不挑战任何人,只为挑战自己。”
“我是中国战队队长,王峰。”
“我是名人堂轮值主席,王峰。”
巅峰之上不止有荣耀与辉煌,还有随之而来滔滔不绝的质疑和谩骂。第四季最强大脑播出后,王峰低下头看着手机上的微博界面,淡淡地想。
自以为心若磐石,却在不知不觉间进退维谷。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是因为不在乎这些,而是有更在乎的人和事。如果他知道自己是对的,就绝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如果他人的言论确实合理那么他也一定会吸取和接受,无论过程是多么尖锐而刺痛人心。
王峰是个很敏感的人,也很愿意体谅别人的情绪。无论这种情绪是欣赏还是鄙夷,他都能抱以理解的态度。
理解之后,再继续朝着自己选择的方向前进。

“大家好,我是山之队队长,王峰。”
这一季的最强大脑,是真正属于年轻人的舞台,它带给了所有人太多太多的意想不到。
鲍云泪洒现场,王昱珩无声哽咽,作为“胜利者”的王峰看起来却是最镇静的一个。
在水云之战硝烟散去的时候,王峰只是神色平淡、语气诚恳地说:“十二位选手都很棒,再次谢谢两位队长的成全。”只字未提山之队走到这一步的艰辛不易。
然而等到团队赛播出之后,面对网络上32%的支持率、对山之队如潮水般的轻视和鄙薄,向来脸上写满了“高傲冷漠”、对众人的猜忌“不屑一顾”的王峰,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下一段话。
“暂时的失利或许是为了成就更强大的自己。”
“队员们在对战过程中表现出的自律自控让我很庆幸选择了大家。”
“我会对我的选择负责。”
这些年来王峰已经学会把自己一分为二,裂变成截然相反又藕断丝连的两面。
一个是外在的他,沉稳自若、淡然平和,鼻梁上一副银丝眼镜将所有的情绪都隐在反光的镜片下。这样的王峰,是团队的基石、是力挽狂澜的中流砥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肩负起一切希望永远不会倒下。这是活在所有人期待中的他。
一个是内里的他,敏感多思、柔肠百转,会为输了比赛而懊恼;会为网上的舆论攻击所伤害;会在众口一词的否认下怀疑自己;更会为了自家队员无故被嘲讽指责而心生不平 。这是活在内心深处最真实的他。
只是王峰这个人,连愤怒都是沉冷而寂静的,他不会用愤慨的语气发表任何宣誓,也不会以尖刻的言辞回击任何舆论,因为他始终坚信: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峰放下手机,将头微微仰起靠在柔软的沙发垫上,摘下眼镜阖目养神的那一刻,杨易、曾新异、郭小舟、陈家庚的面容在眼前一一浮现,他们或赢或输、或笑或怒,都是自己选择和承认的队友。
没错,这话他在聚光灯下已经说过一次,不是队员,是队友。

记得在山云对抗遗憾落败的夜晚,杨易勾着曾新异的肩膀两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会议室,又在看见自己的一秒钟内迅速分散,脸上调整成悲痛肃正的表情。
被这俩中老年选手厚颜无耻的程度震惊的家庚:“……”
一旁的郭小舟无奈扶额,显然已经没眼再去看这俩货。
正襟危坐苦思冥想着该如何劝慰自家队员的王峰霎时觉出,自己这几十分钟的功夫算是白费了。但他还是直起身迎向自家虽败犹荣的队员,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没事儿。”
曾新异还没说什么,杨易马上整个人都松弛下去,笑嘻嘻地道:“我就说吧曾老师,峰哥不会怪你的。”
曾新异没搭理他,藏在袖中的右手紧紧握了下拳,道:“队长、杨老师、小船、家庚……下场我会赢回来。”
王峰嘴角微扬,弧度中三分欣慰三分欣赏,还有四分是满满的信任。“下场你和杨易搭档第一局出战,有问题么?”
曾新异很认真地应了一声。
杨易开玩笑道:“能和比峰哥还要大五个月、沉稳如山的曾老师搭档,我当然也没问题了。”
会议室激荡起一阵笑声。
王峰也被年轻而蓬勃的气氛所感染,恍惚记起:哦,原来我也才二十八岁。
他像是早已忘却了这回事。这些年来,王峰每时每刻都在压榨自身潜能来强迫自己成长 ,将曾经的弱小和稚嫩抛在脑后。而今少时所求皆已得,却很少再收获到简单的快乐与满足,心下很静,但也很空。
此时此刻,王峰突然想要像个平凡的青年那样放肆一回,暂时抛开所有自以为是的淡然、聊以应付人情世故的冷静,用年轻而自信的锋芒引领自己的队伍前行。
“--那么下一场,我们山之队一起,王者归来!”

他做到了,他们都做到了。
虽然胜利也不会改变舆论的风向,这点人情王峰早已看得通透。人的喜欢和厌恶是很纯粹的,而且通常毫无来由。早些年的王峰是非常在乎他人看法的,但他很少会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地忍在口中疼在心里,面上还会微笑着劝慰关心自己的人。
而今可能也不算完全释然,但他时时记住了一句话--“你永远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欢。”那么旁人无依无据的鄙夷或讨厌,又与我何干?
王峰一直以来的努力,是为了不让支持着他的人失望。
忽然想起一年前的自己,第一次面对网上狂风骤雨般的攻击。晚上刷微博时身陷囹圄、手足无措整宿合不上眼,借着窗帘缝隙的几缕月光读古往今来的人生哲学;第二天又习惯性地在节目中云淡风轻,“孤高冷酷”地按下打分器上2或3的按钮。
那时候有多难熬,只有王峰自己知道。
正是因为经历过,他才更加不希望山之队的青年甚至少年们要承受这些欲加之罪。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分担压力,有一点是一点,按曾新异的话来说:这锅,我来担。微博上的话语字里行间流露出这样一个观点:骂我可以,我担得起,但请别骂我的队员。
我执我道荡平险阻,碎语闲言何值一顾?
于是王峰这样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大笑不足以为道。”
不大笑不足以为道。
所谓巅峰,绝非想象中的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王峰所立于的,不是杳不知世事的蓬莱仙山,而是听得到俗语庸论、嗅得出腐朽糜烂的,人世的巅峰。
他因摒恶人世的烦扰污秽而选择攀登,跃上山顶才发现,原来巅峰之上也没什么两样。那么登顶的意义又在于哪里呢?
于是王峰驻足巅峰,在徘徊中经历、思索答案。不知不觉间时光荏苒,又是一季枯荣。他遥遥向山下看去,不知不觉间山麓处又尽是怀载渴望而努力攀登的少年。
正如当初的自己。
只不过而今,王峰是山上的人。既可以冷眼旁观,也可以伸出援手。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就像当初毫不迟疑地踏上武大记忆协会的阶梯。袁文魁大师站在高耸的殿堂之上,微笑着对他摊开一只手掌--那是王峰鲜亮耀眼的人生伊始。
十年后的王峰站在巅峰之上,向他的队员、他的后辈、向所有热爱并憧憬巅峰的少年们伸出双手,迎接永无止境、生生不息的轮回。


(tbc)



我感觉这期之后小王老师又会被喷……(。)哎

酝酿了一个又一个梗却总是懒得写(。)
只想等待太太们产粮(搓搓手)

小王老师今天这套棕色西装太好看了😋仿佛一个民国小公子😭

这人设,小说里都写不出来😳

港真,看到了于湛的样子深感云山真的好吃(。)特别是武侠au(。)隐世已久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世外高人x初出茅庐就无人匹敌的冷面剑客(。)于湛的鼻子也太挺了吧……一个温润广博一个冷淡凌冽,般配(。)

《三次他看到了亲吻,一次他没有》

一个速烤小甜饼(。)感觉打真人tag不太好,以后都不打了(。)
ooc属于我(。)
@浮白℃ 暗戳戳圈一下我们浮白太太ww
内含水峰,云山,雨萌。
以上。

《三次他看到了亲吻,一次他没有》

1.
王昱珩最近很苦恼。

他和王峰好不容易确定彼此的心意,又正好还处在节目录制期间,本以为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共同度过,哪知道很快就迎来了团队赛的录制。两个人各自带着自己队的队员终日埋头训练配合,加上又是竞争对手,实在没办法在孩子们面前表露得太多,生怕露出什么破绽。结果确定关系后,两个人见面的次数直线下降,经常是自己刚领着水之队离开讨论的会议室,还没走多远就听见王峰一口软糯的南音夹杂着曾新异快于常人的语速,和他寡言沉稳的队友们陆续走了进去。

王昱珩刚目送着王峰单薄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回过头就看到自己队里栾雨和徐萌有说有笑地勾着肩搭着背,当然,强行要揽徐萌肩膀却实在有些困难的栾雨退而求其次环住了徐萌的腰而且还不重不轻地掐了一下什么的才不会被鬼才之眼忽视,他无奈地看向剩下两个小孩,杨英豪反应倒是很快,一把捂住了孙奕东的眼睛,后者无辜地挠了挠头,还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王昱珩有些无语。

他开始思考,是不是应该把栾雨徐萌和两个小娃娃隔离开,免得带坏小孩子。

好不容易回到房间前,王昱珩眼前又闪过一个熟悉的人影。那个人穿着黑色外套,带着鸭舌帽,低着头敲开了云之队队长的门。王昱珩眼睁睁地看着门里出来的人一脸喜上眉梢,凑到了来人的帽檐下,完全没注意到有个同事在旁边目睹了这一切。

好家伙,来帮忙出题和训练就算了,帮着帮着帮到队长房间里了都。

王昱珩腹诽着,冷静地转过身进了房间,假装什么都没看见。

怎么自己明明有对象,却还是被塞了一嘴狗粮呢?

于是他决定,晚上无论如何都要敲开王峰的门。

在赛场上都自信满满敢放弃观察的人,在情感生活中绝不能轻易落于人后。

2.
鲍橒最近很苦恼。

理论上来说,他不应该苦恼。这一季于湛几乎和他同一时间进组,除去自己台上录制的时间和他帮助节目组研究道具的时间,两个人几乎时时刻刻都在一起。这让很久没有和于湛见面的鲍队长很是满足。

即使他的队员们都纷纷痛苦地捂住了眼睛带起了墨镜,他也没有在意。

但是最近,鲍橒发现,王昱珩有些不对劲。

明明刚和王峰确定关系,怎么最近都没见到两个人一起活动呢?就像今天,水之队前脚刚从会议室出来,山之队后脚就跟了进去,怎么就不能一起进去了呢?

“你忘记他们是竞争对手了吗?”一旁的于湛冷漠脸。

沉浸在自己的推理思路里的鲍队长选择性忽视了爱人有理有据的回答,再次陷入自己的推断。

“是不是Alex又来找王峰了。”
“是不是他俩吵架了。”
“是不是他俩为了争主权一言不合就冷战了。”

眼见一向沉稳的对象脑洞越开越大,于湛无奈地捂住了脸,唇边却微微扬起了弧度。

他喜欢看到比自己年长的爱人露出小孩模样的时候,让他觉得甜蜜又心安。

然后他沉稳的对象在下一秒拉住了他的手,躲到了安全通道里。

“……又怎么了。”于湛扶额。

“你看,水哥和栾雨在干嘛呢,偷偷摸摸的。”鲍队长从门缝里偷偷观察着走廊里发生的一切,向于湛低语。

“……”偷偷摸摸的难道不是我们吗。于湛无语。

“!水哥是在亲栾雨吗!我的天!”鲍队长发出了一声惊呼,走廊里的两个人仿佛没有听见,依旧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站在那里,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这个小骚动。

“……”从这个角度能分出来那是水哥和栾雨就已经不错了,哪能看出来他们在干什么。于湛默默在心里吐槽。

“怎么感觉你是唯恐天下不乱呢?”沉默了片刻,于湛开口说道。

“是吗?我明明是在关心自己的同事啊。”鲍队长义正言辞,回过头摘掉了于湛一直戴着的鸭舌帽,顺手擦掉了他额上被帽子捂出的薄汗。

“我怎么没看出来这是一种关心的手段呢。”明明就是想看戏吧。于湛再次腹诽。

“是吗?那可能是因为,我更想关心关心你吧?”一只手揽住了于湛瘦削的腰,下一秒一个热源贴上了他的唇。

鲍橒最近很开心,一点都不苦恼。

3.
王峰最近很苦恼。

最近他发现,鲍橒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劲。

录制的时候偶然回头,发现鲍橒在看自己,眼神中带着一点怜悯;吃饭的时候偶然回头,发现鲍橒在看自己,眼神中带着一点提醒;回房间的时候正好碰上鲍橒回房间,发现鲍橒在看自己,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却还是把话都吞了回去,自顾自的进了房间。

这是什么意思?小王老师很苦恼。

直到有一天录制空隙,鲍橒趁着王昱珩不在,凑近自己悄悄说:“注意水哥和栾雨。”,他也依然没有明白鲍橒反常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大概是小王老师的迟钝技能又被点开了吧。

王峰觉得一切都很正常,他和王昱珩已经心意相通,每天见到对方的状态看似一如既往,却已不自主地夹杂着情侣的默契。他已不再使用水哥这个称呼,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更为亲昵的名字。王峰很享受这样的日子,情感上的富足使得他工作起来越发地卖力,以至于他根本没发现他和王昱珩至今都没有度过一个像样的二人世界。
所以,鲍橒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在苦恼了片刻之后立马抛在了耳后,压根没有在意。

直到那一天,他刚结束对队员们的耳提面命,正开门走进房间,王昱珩不知道从哪儿走了出来,仗着长腿优势三步并作两步也跨了进去。

“……昱珩?”王峰觉得脸有点热,王昱珩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刚走进屋里,就被后脚进来的王昱珩拉了个满怀,后者顺手勾住了腰,自然地把他压在了门上。

王昱珩看着面前耳根通红的人,先前的烦恼忘得一干二净,他伸出手想摘掉爱人的眼镜,却听见矮他一头的爱人疑惑地问:“你是不是和栾雨吵架了?为什么鲍橒让我注意你俩?是要我和徐萌调和一下吗?”

“……”先前旖旎的风月气息消散得一干二净,王昱珩仍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势,脑海里却已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理了清楚。

原来那天给鲍橒看到了,好你个鲍橒。

王昱珩在心里暗暗给无辜的鲍队长记下了一笔,嘴上却不饶人地坏笑道:

“调和什么?夫人外交吗?”

一句话把王峰说得再次面红耳赤,别过了脸不再看他,嘴上却还碎碎念地说着要搞好队员与队长之间的关系之类的话。

“压根没什么事,鲍橒乱说的。”王昱珩伸手抚上了眼前人的脸,终于如愿以偿地将那副碍事的眼镜摘了下来。然后他轻轻挑起了那个精致小巧的下巴,欺身封住了那张还想喋喋不休说些什么的唇。

“再说下去,我就不敢保证你会不会没事了。”

4.
栾雨最近很苦恼。

那天自家队长来找他,在酒店走廊里苦口婆心地说了一大堆,最后说出了要把他和徐萌分开训练一段时间的结论,末了还拍了拍他的肩,一脸释然的样子叫栾雨百思不得其解。

明明队长们都在虐狗,那天自家队长一阵风似的闯进隔壁山队队长房间,别以为自己没看到。

栾雨心里苦,转身就上了自家萌萌的床讨糖吃。徐萌看着赖在自己床上比往日更加不安分的栾雨,陷入了沉思。

“为什么咱俩不能一组呢……这不科学”听着栾雨的碎碎念,徐萌更加不解了。

难道小王老师没有告诉他,从明天开始咱俩还是一起训练吗?

虽然这件事从隔壁山队的教练口中先说出来的确很可疑。

但小王老师扣到最顶上一颗扣子的衬衫也没挡住的“蚊子包”更可疑。

眼看着栾雨的手越来越不老实,徐萌终于开了口:

“小王老师说明天开始咱俩……把手拿开……唔……”

没有吃到糖但是吃到了策略小诸葛的全能浪子表示,烦恼烟消云散。

END

突然出现的刘健老师hhh可爱ớ ₃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