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帝都的绿担们,真的不考虑去电影院看一看屏幕上的kura咩www还剩好多票呢hhhh
(占tag致歉ww)

年初的时候还在看你演戏,笑你终于演了个傻白甜,虽然最后还是被打脸。
没想到年末就要看着你离开这个圈了。
世界的恶意总是纷涌而至。你身后的那个人也被迫进入了充电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归来,你则直接向这个复杂的圈子说了再见。
是啊,就是这么讽刺。明明都不是你们的错。
有没有石锤都不重要了,反正以后也再看不见你翘起唇角像猫一样地笑了吧。
愿你远离纷扰,平安康健,一切顺遂。
一个人坚持着努力了这么久的你,未来在我们看不见的地方,也请千万一直笑着啊。
那就再见啦。
那些开好的旬贵脑洞,还没开始写,就已经结束了啊。

看完电影才倒回去看特别篇的我可能是一个人(。
电影糖好少然而特别篇糖多呀😌
只截了片尾这张,绿发骑黄蜥蜴,黄发骑绿蜥蜴(。
官方爸爸你真的很懂噢

#马住脑洞#

考完研一大堆想写的cp和梗,这可真是个大工程(。

#糖木# 《恋爱游戏》 脑洞来源是剑心时期宣番的王样早午餐

#旬贵# 脑洞来源是一个up主的混剪视频,因为cp和她剪的不一样所以到时候会要授权,如果要不到就不写惹orz西皮有段野龙哉/胜村英男,鸟取健一/花菱优,工藤新一/高远遥一,高仓奏/j,佐野泉/品川大地。既然拉郎就拉个彻底(摊手)不过从来没写过同时这么多cp在一篇文里……感觉文力堪忧(。

还有我打算写的初心cp的英文二十六题……妈呀这么算真不知道要写到猴年马月


一堆rps的虐梗堆在这里都没时间写,考完研一定抽空写一下。

明年就是入圈十年,要把那些萌过的cp都好好写一写。年少的时候就见证过太多相遇,直到如今十年过去,那些一见如故都变成了别离。

唏嘘,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大概是命运。

东唐尊儒,明栎飞雪。

匆匆那一夏。


【肖于】作死三十题(11-12)

写在篇前:

最近tag下的粮都不怎么合口味……喜欢的太太的文已经好久没有更新了(哭唧唧)只能又来自割腿肉了orz
太太们更文啊(哭哭)
强行把每个be的题目都掰成甜饼我也是拼了。
rps无关,有私设,有ooc。
以上。

11.贪恋温度
曾经肖奈有很长一段时间喜欢走在于半珊身边,这其中有一个秘密,他从未和任何人提起。
旁只道他肖奈是天之骄子,得上天万千眷顾,享众人艳羡目光,却都不知道他自小身体孱弱,刚出生的时候在新生儿观察室里呆了两个星期才被父母接回家。为此肖林两位教授操碎了心思,自肖奈记事以来印象里汤汤水水的补品就从来没断过,后来又把自己丢到了游泳培训班强身健体,才慢慢地把身体调养了起来。
在于半珊心中,肖奈一直是一个强大到无坚不摧的人。无论是学生时代时仿佛信手拈来的年年系部第一的优异成绩还是到了初入社会时以沉着冷静的态度回应各方唇枪舌剑,于半珊一直都在他身后看在眼里。
只是于半珊也一直都清楚,肖奈的成就绝非天赋二字可以概括。只因他见过图书馆里连敲十小时键盘编程近乎没移动过的肖奈,同样也见过初出茅庐进入社会酒席结束后在停车场吐得一塌糊涂的肖总。
他的强大,他的淡定,他的无坚不摧,是在别人都没注意到的地方,一点点被磨出来的。而于半珊在一旁注视这一切,除了赞叹以外,还不免多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心绪。
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肖奈有段时间经常走在于半珊身边。那时他们刚刚入校熟识,于半珊偶尔大大咧咧地搂上肖奈肩膀也不会被拒绝,走在庆大的小道上偶有人群交攘时总会无意间擦过的手臂,于半珊都能感受到从肖奈身上传来的温度。
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清冷。
后来他们恋爱时,肖奈格外喜欢牵他的手,在一切旁人看得到以及看不到的地方。令于半珊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与自己截然不同,肖奈的手永远清冷,无论在寒冬还是盛夏,每每相牵都传来凉意。于半珊手心温热,衬得这丝凉意更格外明显了起来。
再后来有一次肖奈重感冒,卧床休息迷迷糊糊的时候仍牢牢抓着于半珊给他敷完湿毛巾正要离开的手,闹得于半珊哭笑不得,百般安抚才让病中显得有些幼稚的肖奈松开了手。即便身上的肌肤发烫,肖奈的手竟仍带着些许凉意,让于半珊心惊。
“小奈自小身体不好,虚寒,伤风感冒是常有的事,还好你与他同住,有时候还得请你多关照一下了。”直到晚上林教授带着鸡汤来探望儿子,于半珊才从絮絮叨叨的家常与叮嘱中了解到了肖奈的幼时往事。
送走林教授,拿着鸡汤走进卧室的于半珊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已靠着枕头坐直身子的肖奈在电脑上敲打着什么。他放下鸡汤上前收走了电脑,语带责怪地说道:“还生着病,操心什么电脑。”
肖奈难得地没有说话,只默默接过于半珊递来的鸡汤,全数喝了下去。他已好转大半,此时享受一下于半珊难得细心的温柔,未尝不是乐事。
睡前,于半珊坐上床,先伸手探了探肖奈的额头,确定一切正常,这才躺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支起身子侧头望着一旁的肖奈。
“怎么?”尚未入睡的肖奈感受到身旁的目光,也侧过身子,正好撞进于半珊的目光里。
“我都听你妈说了。”于半珊目光炯炯,在黑暗里格外明亮。
“以后也多依赖我一点吧,怎么说我也是老大啊。”
怎么能总让你挡在我前面呢。我好歹也是大哥啊。
肖奈盯着面前的人认真的脸,半晌笑了起来,拉过于半珊的手躺了下来。
“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于半珊顺着肖奈躺了下来,不满地捏了一下肖奈的手说道。
“我知道。”肖奈轻笑,仍然没放开于半珊,盖在薄被里的手感受着从他手上传来的温热。
像小太阳一样。
“好。”过了好一会儿,于半珊听见肖奈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什么?”于半珊没听清。
“老大,我说好。”肖奈侧头亲他,笑着说道。

12.习惯冰冷
在计算机系大部分男生眼里,比起自带生人勿近气息的肖奈,兴趣爱好相去甚远的郝眉,一言不合就发动毒舌技能的丘永侯,无疑大大咧咧总是笑眯眯的于半珊比较好相处一些。他和每一个普通的大学男生一样,乐时和兄弟们插科打诨,打球开黑随叫随到,愤怒起来就互相挥个几拳,拳脚相向后再勾肩搭背地去喝酒,又能变得像同穿条裤子一样好。因此,总见到于半珊和舍友以外的人勾肩搭背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在庆大大部分女生眼里,比起长得比自己还秀气三分的郝眉以及看起来就不大靠谱的丘永侯,无疑亲和又好说话的于半珊更好接近一些。于是,伴随着各式各样的小零食而来的传单堆满了他的书桌,虽然上面都贴心地附着一张小纸条,指名拜托转交给肖奈。于半珊通常也只是笑笑,在自家老三说明拒收之后把小零食向各位亲爱的舍友分发,再转身把传单都丢进了垃圾桶里。
在所有人眼里,于半珊都是开朗的,大方的,乐观的,在他眼里仿佛从来没有令人烦忧的事,看到他笑起来就莫名地使人心情愉悦,起码他展现出来的模样是如此。
大二的寒假,肖奈发现了于半珊的一个秘密。
离除夕没剩几天的时候,肖奈想着回宿舍取些东西,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见宿舍里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
宿舍里有人?肖奈狐疑地拿出钥匙开了门,就见于半珊坐在桌前打着游戏。
“老三?”没有戴耳机的于半珊敏锐地听到了钥匙的声音,回头一看发觉肖奈走了进来,便叫了他一声,才又将目光转回电脑屏幕上。
“你不回家?”肖奈从自己的柜子里取出需要的东西,淡淡地问了一句。
“今年不回了,想着在这边找个实习,放假的时候钱比较多嘛不是。”于半珊一边噼里啪啦地操纵着游戏人物,一边回答着肖奈。
后来在宿舍里的夜晚闲谈中,肖奈才知道,于半珊父母离异,又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
“所以你放假才不回家?”他思忖了片刻,还是问出了口。
“差不多吧,回去也不知道要去谁家,与其选恐,还不如住在宿舍里好吃好喝的,还能挣点闲钱爽爽啊哈哈哈。”于半珊瞅着丘永侯和郝眉一副不小心知道什么秘密的尴尬,打着哈哈站了起来,笑说寒假实习赚了不少,明天请大家吃饭,瞬间又点燃了宿舍的热情,直嚷得隔壁来敲门制止才罢休。
于半珊觉得,他一直掩饰得很好。虽然有时也的确会感到有一些孤寂。选择恐惧症这样的借口也就拿出来骗骗舍友,自己又哪能不心知肚明。
他是从来都没有选择权的。
好在他早已习惯这一切。
致一刚成立的那一年,恰逢除夕前夕在上海有一笔业务洽谈,公司里一片怨声载道,谁都不愿意放弃家人团聚的机会。于半珊听着周围伙伴们的抱怨,笑着说你们慌什么,这种可以拿三倍工资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呢,谁都别跟我抢,在找到富婆前我也还是得赚到一点老婆本的不是。说得会议室里的大家哄堂大笑,他顶着肖奈的目光说,怎么了老三,不就是三倍工资,你不会出不起吧。
他笃定肖奈会批准这次出行,致一才刚刚成立,折磨刚刚进入磨合期的新员工们显然不值效用,让自己去显然是最合理的选择。
何况自己的情况肖奈也不是不了解。
无家可依,本就无谓何处漂泊。
谈妥项目签好合同,从合作公司走出来的于半珊才发现上海久违地下起了雪。今天是除夕,往日人潮汹涌的街道上早已是人迹罕至。于半珊懒得打伞,给肖奈打了电话汇报了项目情况,便迎着这难得的小雪慢慢走回酒店。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一会儿从酒店窗口能看见外滩的烟花么。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已走到了酒店。
于半珊抬头,发现酒店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老三?”他不可置信地开口,就见那个人慢慢朝自己走来,抬手拍掉了自己肩上的落雪。
“你怎么来了?”于半珊莫名其妙。“大过年的,你不在家里陪父母,来这里凑什么热闹。我于半珊的能力你还不放心么。”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没料到肖奈没搭话,径直往酒店里走。
“诶诶你去哪儿。”于半珊更加一头雾水,只得跟着他往里走。
“收东西。”肖奈言简意赅。
“收东西干嘛?”于半珊觉得自己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竟完全不能理解肖奈此刻的想法。
“回家。”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他,然后笑了起来。
在他们终于恋爱了之后,于半珊每每回想起这个场景,都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他也许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爱上了肖奈。

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找不到旧文还惨么……

我为什么没养成随手存文的习惯,为什么不记住那篇文的名字却要隐隐约约记得内容呢fuck

说到底,为什么要吃旧糖自己给自己补新刀呢【围笑】


【肖于】作死三十题(10)

写在篇前:

实在不想又写车祸梗但实在开不出什么脑洞了……orz一向后妈的我绞尽脑汁把所有be向的题目强行掰成小甜饼也是拼了【。
有私设,有ooc,rps无关。
以上。

10.除了对方都可以
认识肖奈这么久,于半珊从来没有见过肖奈低头。
肖奈这个人人如其名,一向是让任何人都奈何不能的。他是庆大历史系最负盛名的两位教授的独子,又生了一副清冷俊逸的容貌,上天似是独独宠爱他,让他拥有了这样一副姿容之后竟又给了他天才的头脑,从计算机系四年来的奖学金名单上就可窥一般。非但如此,各类文体比赛也常见他的身影,这边厢刚说肖奈在市游泳比赛中取得佳绩,那边又传来了肖奈在市大学生文艺汇报中大出风头的消息。也怪不了整个学校的女生都对他趋之若鹜,毕竟一个这样的人,用完美一词形容,都像是凭空多了些缺憾一般。
就是一个这样天之骄子,吸引了整个庆大的目光。还在学校里的时候,于半珊常常能见到女生向自己的这位舍友表白,花样层出不穷。有时他和肖奈走在路上,就有姑娘从一旁的树林里窜出来,害羞的塞到肖奈手里调头就跑,完全没想到刚转身肖奈就已将粉色的小信封丢到了路边的垃圾箱里;偶有胆大的当街剖明自己的一片心意,怎知肖奈完全无动于衷,甚至看都不看姑娘郑重伸出的双手就扬长而去,留下准备看好戏的于半珊和姑娘大眼瞪小眼,过了几秒才扯出一个微笑说声抱歉安抚,朝着远处似乎是停下来驻足等待的肖奈跑了过去。
在于半珊心中,肖奈一直是强大的,骄傲的,无坚不摧的。从校园走到社会,他一直以一个极度自律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眼前,即使在关系很好的几个人面前,也一直从不显露出任何难色。于半珊虽说有时活泼到有些无厘头,却一直很是钦佩肖奈。事实上他不仅仅在女生心目中是独一无二的白马王子,在庆大计算机系的男生心中同样也是数一数二值得佩服的人。男生的世界里,真正的强者永远能得到真心的赞誉。至于别的系的男生时不时传来的流言蜚语明枪暗箭?
啧,于半珊心想,那都是妒忌。
所以那个晚上,当肖奈甚至没来得及思考就先将于半珊推开再打方向盘的那一瞬间,于半珊脑子里一片空白。
直到将肖奈送到了医院,看着医生护士将他推进急救室并把自己拦在外面,于半珊才感觉到自己双腿一软,跌坐在急救室门前。
如果真有什么万一……他不敢想下去,只颤抖着伸手拨电话给丘永侯和郝眉,也不知把事情说清楚没就挂了电话,脑海里一幕幕回放着肖奈推开自己的场景。
为什么偏偏要是你?除了你,所有人都可以。只有你,最不应该做这样的事。
我于半珊的命,哪有你肖奈的值钱。
可你偏偏这样做了。
好在肖奈并无大碍,两个人竟还阴差阳错互相知晓了对方的心意,倒给这次事故凭添了几分戏剧性的色彩。
再后来,于半珊一本正经地跟肖奈说,以后再不准做出这样的举动。
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自知这句话说出来肉麻又矫情,于半珊闭上了嘴没有说出口,只伸手掐了肖奈一把,以示对过去那场意外的不满。
肖奈只抿着嘴笑了一下,握住了于半珊那只做了小动作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手。
除了你,所有人都不可以。

写在篇后:
感觉这篇表达得不是很到位。
想说的是,愚公的【除了你都可以】是除了肖奈以外其他的人对他做出这样的举动他都能够感谢并且有所回报,只有肖奈他不知道如何面对,因为肖奈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肖奈的【除了你都不可以】是指除了愚公,他不会对其他人这样做了。
果然是有点ooc了……【捂脸】

【肖于】作死三十题(9)

写在篇前:

因为最近在赶论文,所以更得可能不会有以前那么频繁了。向各位看文的朋友说声抱歉。
有私设,有ooc,rps无关。
以上。

9.主动宣战却战败
于半珊一向很少做那个先站出来的人。
他一贯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人生准则,认识了肖奈之后更是只一直站在大神身后,说往东去绝不往西走。在他看来,以他的双商与其选择独走阳关道,倒不如选择无脑跟着自家老三来得潇洒快活。
反正肖奈说的话,在他看来总是对的。
在于半珊与肖奈相遇,相知,相爱并最终成功滚到一张床上的这短短五年,他近乎一直处于被动的位置上。肖奈虽然看似高冷中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温柔,骨子里却始终是霸道强势的。初见面时就以几场游戏的胜利彻底奠定了自己在宿舍里的地位,哪怕到后来进入恋爱阶段也依然如此。于半珊心里清楚,他有时虽习惯朝肖奈撒娇卖萌,肖奈也对他有过度宠溺的倾向,但说到底肖奈一旦真的板起脸来时,第一个乖乖认错顺毛的依然还是自己。天长日久的相处与磨合,于半珊早已习惯这样的相处模式,并甘之如饴。
只有那一次,他主动向肖奈宣战了。
那时他们刚确定关系没多久,偶尔四目相对或是十指紧扣时于半珊还会有些难以言喻的虚幻感,在公司里面对整日朝夕相处的各位同事时也总带着多多少少的尴尬。要换做是一个貌美如花身姿绰约的大美人,他早喜气洋洋地广而昭之,顺带群嘲公司里一群单身狗了。虽然老三的颜值能比过很多个绝世大美人,可那终究是老三啊。
让他如何开得了口。
直到后来郝眉和ko撞见了办公室里的那一幕,他和肖奈的关系才通过郝眉的嘴,让公司里早已嗅到八卦气味的群众们了解了个清楚。从此以后,大厅里就可以时常听到一群损友们对于半珊的调侃。今天于半珊好不容易赶完一个设计从椅子上站起来揉揉酸痛的腰,就听见身后有不怀好意的坏笑声说“愚公这是被大神欺负得腰都直不起来啦。”明天于半珊心血来潮泡了杯红枣茶,转身就被调笑说需要补补血,气得于半珊追着那人满厅跑了十分钟。
明明我比老三高,比老三壮,不就是人没老三变态高冷嘛,为什么大家都一副一定是我被吃得死死的模样。那天晚上于半珊坐在床上沉思,没反应过来自己下意识地把想法说出了口。肖奈竟也不知何时已经从书房进到了卧室里,站在跟前正打量着自己。
眼见面前的肖奈挑起了眉盯着自己,心下一惊的于半珊索性破罐子破摔地一骨碌站了起来,推着肖奈就往墙上抵,嘴里还说着些什么要证明身为男人的尊严,按着肖奈就凑上去亲。
肖奈面无表情地被于半珊按到了墙上,感受到面前的人凑过来的脸和唇齿间灼热的呼吸,也干脆地迎了上去。两个人如同打架似的唇齿交合,直亲得银丝相连才罢休。于半珊抬起头,正想顺势将肖奈推倒在床上,却没料到肖奈的力气远比他想象得大,纠缠之间反倒被他握住了双手按在了床上。
“哎哎好了好了,我认输了。”眼见大事不妙的于半珊迅速挥起了白旗,他们才交往三个月,其实根本没有进行到一群损友们所说的那一步。看着上方距离自己不到五厘米的那张俊脸,于半珊感觉得到,自己现在的脸一定已经像火烧了一样。
“快起来啦你还愣着干嘛。”发现肖奈迟迟没有动作,于半珊忍不住推了他一把,一边别过了头,不敢再看肖奈此刻的表情。
肖奈还是没有动作,只一直注视着他。
“大神,老三,肖奈哥哥,你行行好,放了小弟吧。”眼看着肖奈脸上逐渐出现似笑非笑的神情,于半珊满身冷汗,开始狗腿地讨饶。
“再说一遍?”肖奈沉默了半晌,终于开了口。
一秒意识到自家老三又想口头调戏自己的于半珊松了一口气,也笑了起来:
“肖奈哥哥,你就放过我吧?”
谁知道肖奈非但没有如他想象中的那般起身,反倒一只手仍紧紧压制着他,一只手开始解起了衣领。
“!”意识到大势已去的于半珊翻身想要逃跑,却一把被肖奈抓了回来,迎接着铺天盖地的吻。
“晚了。”
在被肖奈亲得找不着北并最终沦陷的于半珊,最后听见肖奈这样说。

【肖于】作死三十题(7-8)

写在篇前:

你们就说,艿芋这两集甜不甜!甜不甜!
大神实力宠愚公,我是服气的。
开会的时候愚公可以随意打断,愚公被吐槽衣着的时候宠溺的眼神,愚公被美人师兄打装痛的时候实力还击,愚公说有备份他竟然不知道的时候迷之甜蜜对视。
好甜!好甜!好甜!
这次的更新我已经放飞自我了……写得好烂请你们随意吐槽【。有私设,rps无关,时间轴混乱。
以上。

7.过远距离
在还没有发现肖奈和于半珊的恋爱关系之前,郝眉一度对于半珊很有意见。
他们同窗四年,近乎朝夕相伴,毕业了之后又在同一家游戏公司一起打拼,早就可以说是志趣相投的一生兄弟。肖奈平日里有些高冷,虽然说起话来有时能噎死人,但总归是带着些能被琢磨出的暖意。于半珊则是从头到尾都古灵精怪,难怪肖奈从一开始就让把他放在策划部,抛去策划游戏的能力不说,制造恶作剧整起人来可是不在话下。
郝眉对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很高的评价,只是面对自己热爱的游戏事业,工作起来自然是上心又专注。他本来就是一个单纯的人,肖奈不在的时候在宿舍里时常被于半珊和丘永侯联手欺压,也亏得他脾气好,天长日久也就成为了习惯,到了后来也逐渐学会了互怼,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公司刚成立起来的时候,私下也不知道跟丘永侯一起吐槽于半珊吐槽了多少次。
他觉得于半珊,有的时候真的太吵了。
不说在宿舍里的时候于半珊有多话唠,常人两句话就能说完的话他可以掰成五句说,说得还绘声绘色有模有样,扯着扯着就说上了天,讲到后面火车跑遍了漫山遍野,话题也就往往都不知道被带到了哪个山沟里。偏巧肖奈每回还听得格外专注,脸上也从来见不到任何厌烦的神色,憋得他跟丘永侯有话说不出有槽无处吐,想怼都找不到方式。
原以为毕业了到了致一工作,于半珊当着诸多新同事会有所收敛。谁知这人这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性格让他一下就和众人打成了一片,这回可倒好,编起程序的时候一屋子的码农听着他叨叨,在这个和尚庙里竟显得别有一番情趣。
其实最让郝眉受不了的是,于半珊平时工作轻松的时候话多也就算了,开讨论会的时候竟也常说些有的没的,还时常打断肖奈说到一半时停下来的话头。就拿上回竞标新倩女幽魂的准备会来说,之前在大厅里撺掇着众人怼自己请客吃海鲜不要紧,说着竟然要开会讨论吃海鲜啊也不要紧,可是进到会议室里在肖奈说完这么事关重大牵一发动全局的事的时候,能不能就别在考虑吃海鲜的事了?真的就你一个人在想去哪吃海鲜啊朋友!郝眉痛心疾首,心想怎么认识了这样一个同学,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最最最可怕的是,老三竟然还附和他。
什么差不多,分明差很多啊朋友。愚公总在会议室里打断你发言你都没发现吗老三!你竟然还附和他!每一次都附和他!
郝眉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一旁的ko抱着臂盯着他说,你没觉得他们和我们,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么。
能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郝眉仍在气头上,接过ko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悻悻地开口。我们是什么关系,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那可是纯洁的革命情谊!……
等等,革命情谊?
ko慢悠悠地抬起手看了看表说道,愚公进肖奈办公室可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郝眉不可置信地瞟了一眼门窗紧闭的办公室,再看一眼一脸了然的ko,目瞪口呆。
【老板和员工没有保持适当的远距离,怎么办,在线等。】

8.过近距离
7.00AM
肖奈距于半珊3厘米。
闹钟铃声刚响起就被肖奈关掉了。一向作息规律生活习惯良好的大神侧头看了一眼身旁仍在和周公约会的于半珊,在叫醒他与不叫醒他之间犹疑了两秒,最终还是伸出手顺了顺于半珊睡得有些皱起来的额发。而后者嘟囔了两声,丝毫没有要就此起床的趋势。肖奈撑起身,端详着枕边人的睡颜,最后贴着于半珊耳侧轻轻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再不起床一会儿就不用起床了。”
下一秒就看到身旁的人睁开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还不忘瞪自己一眼,肖奈点点头,表示对自己这个叫起方式很满意。

10.00AM
肖奈距于半珊七米。
致一科技里,大家像往常一样在插科打诨中忙碌地工作。肖奈在办公室里和ko讨论着游戏进一步优化的问题,于半珊则和策划部的同事们在商量游戏场景的更深入一些的细节。办公室里的肖奈在回应ko的时候不忘抽空瞄几眼坐在大厅里的于半珊,看到他正手舞足蹈兴高采烈地向其他人展示着什么,才又回过头来和ko说话。
ko无言,表示当初把肖奈错认为竞争对手的那个自己一定是瞎了眼,边这样想着边也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专心码代码的郝眉。
嗯,还是郝眉比较好看一些。

12.00AM
肖奈距于半珊七十厘米。
丘永侯面对着四个相对而坐的人,叼着筷子欲哭无泪。
没有ko做的十分之一好吃。by:皱着眉头的郝眉。
看表情,估计在嫌这家店不好吃。by:思考晚上回家做什么晚餐的ko。
怎么,你们都不吃了?为啥都坐着干瞪眼???by:狼吞虎咽没工夫说话的于半珊。
多吃点好,好像又少了点肉。by:边吃边打量于半珊的肖奈。
丘永侯觉得,这顿饭吃得很不是滋味。

18.00PM
肖奈距于半珊十千米。
今晚肖奈有个私人应酬,于半珊也没好意思去郝眉家蹭饭,随便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就慢悠悠地走回了公寓。难得肖奈不在家,于半珊干脆打开了电视,听着电视机颇有些跑调的歌声,坐在沙发上翘着脚刷起了手机,不知不觉就起了困意,倚在沙发上小憩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于半珊终于听到了门口传来了钥匙的声音,在嘈杂的歌声中显得格外清脆。

22.00PM
肖奈距于半珊两米。
于半珊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又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直到肖奈裸着身子裹着条浴巾走了出来,他才清醒起来,光着脚从床上跳下来跑进了浴室。肖奈有些无奈地笑着,正想着该如何调侃过了这么久竟还表现得这么羞涩的同居人,就见于半珊举着吹风机又冲进了卧室。
“空调开着呢你还不吹头发,着凉了咋办。”肖奈抬起头了看着于半珊,对面的人眼睛里亮晶晶的,一如初见时的那个夜晚。

23.00PM
肖奈距于半珊-18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