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肖于】作死三十题(11-12)

写在篇前:

最近tag下的粮都不怎么合口味……喜欢的太太的文已经好久没有更新了(哭唧唧)只能又来自割腿肉了orz
太太们更文啊(哭哭)
强行把每个be的题目都掰成甜饼我也是拼了。
rps无关,有私设,有ooc。
以上。

11.贪恋温度
曾经肖奈有很长一段时间喜欢走在于半珊身边,这其中有一个秘密,他从未和任何人提起。
旁只道他肖奈是天之骄子,得上天万千眷顾,享众人艳羡目光,却都不知道他自小身体孱弱,刚出生的时候在新生儿观察室里呆了两个星期才被父母接回家。为此肖林两位教授操碎了心思,自肖奈记事以来印象里汤汤水水的补品就从来没断过,后来又把自己丢到了游泳培训班强身健体,才慢慢地把身体调养了起来。
在于半珊心中,肖奈一直是一个强大到无坚不摧的人。无论是学生时代时仿佛信手拈来的年年系部第一的优异成绩还是到了初入社会时以沉着冷静的态度回应各方唇枪舌剑,于半珊一直都在他身后看在眼里。
只是于半珊也一直都清楚,肖奈的成就绝非天赋二字可以概括。只因他见过图书馆里连敲十小时键盘编程近乎没移动过的肖奈,同样也见过初出茅庐进入社会酒席结束后在停车场吐得一塌糊涂的肖总。
他的强大,他的淡定,他的无坚不摧,是在别人都没注意到的地方,一点点被磨出来的。而于半珊在一旁注视这一切,除了赞叹以外,还不免多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心绪。
还在学生时代的时候,肖奈有段时间经常走在于半珊身边。那时他们刚刚入校熟识,于半珊偶尔大大咧咧地搂上肖奈肩膀也不会被拒绝,走在庆大的小道上偶有人群交攘时总会无意间擦过的手臂,于半珊都能感受到从肖奈身上传来的温度。
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清冷。
后来他们恋爱时,肖奈格外喜欢牵他的手,在一切旁人看得到以及看不到的地方。令于半珊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与自己截然不同,肖奈的手永远清冷,无论在寒冬还是盛夏,每每相牵都传来凉意。于半珊手心温热,衬得这丝凉意更格外明显了起来。
再后来有一次肖奈重感冒,卧床休息迷迷糊糊的时候仍牢牢抓着于半珊给他敷完湿毛巾正要离开的手,闹得于半珊哭笑不得,百般安抚才让病中显得有些幼稚的肖奈松开了手。即便身上的肌肤发烫,肖奈的手竟仍带着些许凉意,让于半珊心惊。
“小奈自小身体不好,虚寒,伤风感冒是常有的事,还好你与他同住,有时候还得请你多关照一下了。”直到晚上林教授带着鸡汤来探望儿子,于半珊才从絮絮叨叨的家常与叮嘱中了解到了肖奈的幼时往事。
送走林教授,拿着鸡汤走进卧室的于半珊这才发现不知何时已靠着枕头坐直身子的肖奈在电脑上敲打着什么。他放下鸡汤上前收走了电脑,语带责怪地说道:“还生着病,操心什么电脑。”
肖奈难得地没有说话,只默默接过于半珊递来的鸡汤,全数喝了下去。他已好转大半,此时享受一下于半珊难得细心的温柔,未尝不是乐事。
睡前,于半珊坐上床,先伸手探了探肖奈的额头,确定一切正常,这才躺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仿佛又想起了什么,支起身子侧头望着一旁的肖奈。
“怎么?”尚未入睡的肖奈感受到身旁的目光,也侧过身子,正好撞进于半珊的目光里。
“我都听你妈说了。”于半珊目光炯炯,在黑暗里格外明亮。
“以后也多依赖我一点吧,怎么说我也是老大啊。”
怎么能总让你挡在我前面呢。我好歹也是大哥啊。
肖奈盯着面前的人认真的脸,半晌笑了起来,拉过于半珊的手躺了下来。
“你笑什么,我是认真的。”于半珊顺着肖奈躺了下来,不满地捏了一下肖奈的手说道。
“我知道。”肖奈轻笑,仍然没放开于半珊,盖在薄被里的手感受着从他手上传来的温热。
像小太阳一样。
“好。”过了好一会儿,于半珊听见肖奈低沉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
“什么?”于半珊没听清。
“老大,我说好。”肖奈侧头亲他,笑着说道。

12.习惯冰冷
在计算机系大部分男生眼里,比起自带生人勿近气息的肖奈,兴趣爱好相去甚远的郝眉,一言不合就发动毒舌技能的丘永侯,无疑大大咧咧总是笑眯眯的于半珊比较好相处一些。他和每一个普通的大学男生一样,乐时和兄弟们插科打诨,打球开黑随叫随到,愤怒起来就互相挥个几拳,拳脚相向后再勾肩搭背地去喝酒,又能变得像同穿条裤子一样好。因此,总见到于半珊和舍友以外的人勾肩搭背并不是一件稀奇的事情。
在庆大大部分女生眼里,比起长得比自己还秀气三分的郝眉以及看起来就不大靠谱的丘永侯,无疑亲和又好说话的于半珊更好接近一些。于是,伴随着各式各样的小零食而来的传单堆满了他的书桌,虽然上面都贴心地附着一张小纸条,指名拜托转交给肖奈。于半珊通常也只是笑笑,在自家老三说明拒收之后把小零食向各位亲爱的舍友分发,再转身把传单都丢进了垃圾桶里。
在所有人眼里,于半珊都是开朗的,大方的,乐观的,在他眼里仿佛从来没有令人烦忧的事,看到他笑起来就莫名地使人心情愉悦,起码他展现出来的模样是如此。
大二的寒假,肖奈发现了于半珊的一个秘密。
离除夕没剩几天的时候,肖奈想着回宿舍取些东西,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见宿舍里传来敲打键盘的声音。
宿舍里有人?肖奈狐疑地拿出钥匙开了门,就见于半珊坐在桌前打着游戏。
“老三?”没有戴耳机的于半珊敏锐地听到了钥匙的声音,回头一看发觉肖奈走了进来,便叫了他一声,才又将目光转回电脑屏幕上。
“你不回家?”肖奈从自己的柜子里取出需要的东西,淡淡地问了一句。
“今年不回了,想着在这边找个实习,放假的时候钱比较多嘛不是。”于半珊一边噼里啪啦地操纵着游戏人物,一边回答着肖奈。
后来在宿舍里的夜晚闲谈中,肖奈才知道,于半珊父母离异,又各自组建了新的家庭。
“所以你放假才不回家?”他思忖了片刻,还是问出了口。
“差不多吧,回去也不知道要去谁家,与其选恐,还不如住在宿舍里好吃好喝的,还能挣点闲钱爽爽啊哈哈哈。”于半珊瞅着丘永侯和郝眉一副不小心知道什么秘密的尴尬,打着哈哈站了起来,笑说寒假实习赚了不少,明天请大家吃饭,瞬间又点燃了宿舍的热情,直嚷得隔壁来敲门制止才罢休。
于半珊觉得,他一直掩饰得很好。虽然有时也的确会感到有一些孤寂。选择恐惧症这样的借口也就拿出来骗骗舍友,自己又哪能不心知肚明。
他是从来都没有选择权的。
好在他早已习惯这一切。
致一刚成立的那一年,恰逢除夕前夕在上海有一笔业务洽谈,公司里一片怨声载道,谁都不愿意放弃家人团聚的机会。于半珊听着周围伙伴们的抱怨,笑着说你们慌什么,这种可以拿三倍工资的机会我怎么会放过呢,谁都别跟我抢,在找到富婆前我也还是得赚到一点老婆本的不是。说得会议室里的大家哄堂大笑,他顶着肖奈的目光说,怎么了老三,不就是三倍工资,你不会出不起吧。
他笃定肖奈会批准这次出行,致一才刚刚成立,折磨刚刚进入磨合期的新员工们显然不值效用,让自己去显然是最合理的选择。
何况自己的情况肖奈也不是不了解。
无家可依,本就无谓何处漂泊。
谈妥项目签好合同,从合作公司走出来的于半珊才发现上海久违地下起了雪。今天是除夕,往日人潮汹涌的街道上早已是人迹罕至。于半珊懒得打伞,给肖奈打了电话汇报了项目情况,便迎着这难得的小雪慢慢走回酒店。天色逐渐暗了下来,一会儿从酒店窗口能看见外滩的烟花么。他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已走到了酒店。
于半珊抬头,发现酒店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老三?”他不可置信地开口,就见那个人慢慢朝自己走来,抬手拍掉了自己肩上的落雪。
“你怎么来了?”于半珊莫名其妙。“大过年的,你不在家里陪父母,来这里凑什么热闹。我于半珊的能力你还不放心么。”他絮絮叨叨地说着,没料到肖奈没搭话,径直往酒店里走。
“诶诶你去哪儿。”于半珊更加一头雾水,只得跟着他往里走。
“收东西。”肖奈言简意赅。
“收东西干嘛?”于半珊觉得自己是不是脑子不好使了,竟完全不能理解肖奈此刻的想法。
“回家。”走在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回头看向他,然后笑了起来。
在他们终于恋爱了之后,于半珊每每回想起这个场景,都不得不承认一件事。
他也许早在那个时候,就已经爱上了肖奈。

评论(20)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