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肖于】作死三十题(7-8)

写在篇前:

你们就说,艿芋这两集甜不甜!甜不甜!
大神实力宠愚公,我是服气的。
开会的时候愚公可以随意打断,愚公被吐槽衣着的时候宠溺的眼神,愚公被美人师兄打装痛的时候实力还击,愚公说有备份他竟然不知道的时候迷之甜蜜对视。
好甜!好甜!好甜!
这次的更新我已经放飞自我了……写得好烂请你们随意吐槽【。有私设,rps无关,时间轴混乱。
以上。

7.过远距离
在还没有发现肖奈和于半珊的恋爱关系之前,郝眉一度对于半珊很有意见。
他们同窗四年,近乎朝夕相伴,毕业了之后又在同一家游戏公司一起打拼,早就可以说是志趣相投的一生兄弟。肖奈平日里有些高冷,虽然说起话来有时能噎死人,但总归是带着些能被琢磨出的暖意。于半珊则是从头到尾都古灵精怪,难怪肖奈从一开始就让把他放在策划部,抛去策划游戏的能力不说,制造恶作剧整起人来可是不在话下。
郝眉对自己也没做过什么很高的评价,只是面对自己热爱的游戏事业,工作起来自然是上心又专注。他本来就是一个单纯的人,肖奈不在的时候在宿舍里时常被于半珊和丘永侯联手欺压,也亏得他脾气好,天长日久也就成为了习惯,到了后来也逐渐学会了互怼,从此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公司刚成立起来的时候,私下也不知道跟丘永侯一起吐槽于半珊吐槽了多少次。
他觉得于半珊,有的时候真的太吵了。
不说在宿舍里的时候于半珊有多话唠,常人两句话就能说完的话他可以掰成五句说,说得还绘声绘色有模有样,扯着扯着就说上了天,讲到后面火车跑遍了漫山遍野,话题也就往往都不知道被带到了哪个山沟里。偏巧肖奈每回还听得格外专注,脸上也从来见不到任何厌烦的神色,憋得他跟丘永侯有话说不出有槽无处吐,想怼都找不到方式。
原以为毕业了到了致一工作,于半珊当着诸多新同事会有所收敛。谁知这人这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性格让他一下就和众人打成了一片,这回可倒好,编起程序的时候一屋子的码农听着他叨叨,在这个和尚庙里竟显得别有一番情趣。
其实最让郝眉受不了的是,于半珊平时工作轻松的时候话多也就算了,开讨论会的时候竟也常说些有的没的,还时常打断肖奈说到一半时停下来的话头。就拿上回竞标新倩女幽魂的准备会来说,之前在大厅里撺掇着众人怼自己请客吃海鲜不要紧,说着竟然要开会讨论吃海鲜啊也不要紧,可是进到会议室里在肖奈说完这么事关重大牵一发动全局的事的时候,能不能就别在考虑吃海鲜的事了?真的就你一个人在想去哪吃海鲜啊朋友!郝眉痛心疾首,心想怎么认识了这样一个同学,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最最最可怕的是,老三竟然还附和他。
什么差不多,分明差很多啊朋友。愚公总在会议室里打断你发言你都没发现吗老三!你竟然还附和他!每一次都附和他!
郝眉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一旁的ko抱着臂盯着他说,你没觉得他们和我们,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么。
能有什么异曲同工之处!郝眉仍在气头上,接过ko递过来的水喝了几口,悻悻地开口。我们是什么关系,他们是什么关系!他们那可是纯洁的革命情谊!……
等等,革命情谊?
ko慢悠悠地抬起手看了看表说道,愚公进肖奈办公室可已经有半个小时了。
郝眉不可置信地瞟了一眼门窗紧闭的办公室,再看一眼一脸了然的ko,目瞪口呆。
【老板和员工没有保持适当的远距离,怎么办,在线等。】

8.过近距离
7.00AM
肖奈距于半珊3厘米。
闹钟铃声刚响起就被肖奈关掉了。一向作息规律生活习惯良好的大神侧头看了一眼身旁仍在和周公约会的于半珊,在叫醒他与不叫醒他之间犹疑了两秒,最终还是伸出手顺了顺于半珊睡得有些皱起来的额发。而后者嘟囔了两声,丝毫没有要就此起床的趋势。肖奈撑起身,端详着枕边人的睡颜,最后贴着于半珊耳侧轻轻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再不起床一会儿就不用起床了。”
下一秒就看到身旁的人睁开眼睛一骨碌爬了起来,还不忘瞪自己一眼,肖奈点点头,表示对自己这个叫起方式很满意。

10.00AM
肖奈距于半珊七米。
致一科技里,大家像往常一样在插科打诨中忙碌地工作。肖奈在办公室里和ko讨论着游戏进一步优化的问题,于半珊则和策划部的同事们在商量游戏场景的更深入一些的细节。办公室里的肖奈在回应ko的时候不忘抽空瞄几眼坐在大厅里的于半珊,看到他正手舞足蹈兴高采烈地向其他人展示着什么,才又回过头来和ko说话。
ko无言,表示当初把肖奈错认为竞争对手的那个自己一定是瞎了眼,边这样想着边也抬头看了一眼窗外专心码代码的郝眉。
嗯,还是郝眉比较好看一些。

12.00AM
肖奈距于半珊七十厘米。
丘永侯面对着四个相对而坐的人,叼着筷子欲哭无泪。
没有ko做的十分之一好吃。by:皱着眉头的郝眉。
看表情,估计在嫌这家店不好吃。by:思考晚上回家做什么晚餐的ko。
怎么,你们都不吃了?为啥都坐着干瞪眼???by:狼吞虎咽没工夫说话的于半珊。
多吃点好,好像又少了点肉。by:边吃边打量于半珊的肖奈。
丘永侯觉得,这顿饭吃得很不是滋味。

18.00PM
肖奈距于半珊十千米。
今晚肖奈有个私人应酬,于半珊也没好意思去郝眉家蹭饭,随便在外面吃了点东西就慢悠悠地走回了公寓。难得肖奈不在家,于半珊干脆打开了电视,听着电视机颇有些跑调的歌声,坐在沙发上翘着脚刷起了手机,不知不觉就起了困意,倚在沙发上小憩了起来。也不知过了多久,于半珊终于听到了门口传来了钥匙的声音,在嘈杂的歌声中显得格外清脆。

22.00PM
肖奈距于半珊两米。
于半珊躺在床上,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又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直到肖奈裸着身子裹着条浴巾走了出来,他才清醒起来,光着脚从床上跳下来跑进了浴室。肖奈有些无奈地笑着,正想着该如何调侃过了这么久竟还表现得这么羞涩的同居人,就见于半珊举着吹风机又冲进了卧室。
“空调开着呢你还不吹头发,着凉了咋办。”肖奈抬起头了看着于半珊,对面的人眼睛里亮晶晶的,一如初见时的那个夜晚。

23.00PM
肖奈距于半珊-18厘米。

评论(18)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