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肖于】作死三十题(3-4)

写在篇前:

说好的小短篇结果话唠的我越写越长【。
我愚公真的好可爱哦【捧大脸】
有私设,有ooc,rps无关。
感觉之后的题目都very虐,好怕向来写文是后妈的我管不住自己的手……orz
以上。

3.猝不及防的亲吻
他们确定恋爱关系之后,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改变。
肖奈照旧坐在他独立的办公室里,只偶尔在于半珊在外头闹得凶的时候才立在窗前挑开百叶片看上两眼,确认大多数时候都是于半珊在欺压别人才又走回桌前忙活自己的事。他本就对于半珊带着些不同于对常人的保护欲与宠溺,恋爱了之后更变本加厉,为此没少听丘永侯与郝眉的抱怨。
他和于半珊相识四年有余,早对彼此的性格知根知底,加上于半珊又大大咧咧不拘小节,更显得他心思缜密起来。在旁人看来,他们这样的组合更像是大神和他的小跟班,就连于半珊自己有时都会拿这个当作梗来调侃一下,直说得肖奈脸色沉了下来,才又眼巴巴地来讨他欢喜。
肖奈很不喜欢这样的说法,诚然他不会在意他人的说辞,可于半珊,他没法不在乎。
于半珊又一次提起这个称呼,是在一个大雨滂沱的午后。肖奈和他吃完了午饭,打着一把伞匆匆走回公司,路上碰见了孟逸然。庆大校花撑着粉色的伞站在雨中,炽热的眼神追随着肖奈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肖奈对此一向置若罔闻,大学四年追他的女同学可谓前赴后继,孟逸然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在他眼里是全无差别。
可回到公司的于半珊显然不这样想。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抱着他那个黑色的靠枕,倒豆子一样哗啦啦地将当初给孟逸然朋友修电脑的事添油加醋地说了出来,末了还不忘补上一句,这果然就是大神和跟班的差别待遇啊老三。
大概是其他的人都被困在了这天降大雨中,偌大的公司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因此于半珊才说得这样肆无忌惮。他本就常拿肖奈和诸多追求肖奈的女生打趣,这一次也不过就如同往常一样。
然而,这回肖奈在他说完之后,没有如同从前一样瞥他一眼然后说出足以噎死人的话,只是突然扑了过来,吻住了他还想要喋喋不休的嘴。
听完于半珊说的最后一句话,肖奈眼色一沉,还没来得及开口,身体就已先一步动作,欺身吻住了于半珊的唇。
于半珊显然有些猝不及防,诧异地瞪大了双眼。肖奈敏锐地感受到他身子一僵,额前的发梢还沾着些许雨水,带着一股凉意裹着于半珊身上残留的沐浴露的奶香味扑面而来。
结束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肖奈满意地支起身子打量着眼前眼角眉梢都已染上春色的人,慢慢地开了口:
“这是惩罚。”
“以后再说什么大神和跟班,还会有。”
回应他的是一只朝他飞来的靠枕。肖奈眼疾手快地接了过来,听见门口传来了丘永侯和郝眉的声音,便将靠枕塞回于半珊的怀中,顺手又揉了一把他柔软的头发,伴随着于半珊气急败坏“老三你狼心狗肺!”的怒吼走回了办公室。
“什么狼心狗肺,愚公你又用错成语了吧。”推门而入的丘永侯和郝眉莫名其妙地收获了一只头埋在靠枕中只露出绯红耳尖的鸵鸟于半珊。
办公室里的肖奈关注着外厅的一举一动,挑起了唇角。
以后再亲他,就不需要找理由了。

4.短信骚扰
肖奈又独自去魔都出差了,整个致一科技都在为这从天而降的假期欢呼,肖大魔头不在了,终于可以轻松几天了。
在第三天腆着脸去郝眉家蹭饭终于被忍无可忍的ko赶出来之后,于半珊终于感觉到了一丝他绝对不会承认的被他称之为无聊的孤独。
此情此景太像一个翘首盼夫归的怨妇了,于半珊腹诽道。
他为自己偶尔兴起的这种少女情怀感到有些羞耻,却也无法否认自己喜欢这种恋爱时的难以言表的情愫。
尤其在恋爱对象是肖奈的时候。
当天晚上,于半珊从网上找了个群发推广短信的软件,拿丘永侯试了试手确认的确毫无破绽,这才放心地开始给肖奈编辑短信。
【酒店服务:白领,学生,容貌清秀身材姣好,提供多种服装道具,上门服务包君满意。请致电:xxxxxxxxxxx】
反复看了两三遍确认短信内容无误后,于半珊按下了发送键,自己埋在沙发里直笑得肚子痛。
此后的几天,每晚于半珊都编辑这样一条垃圾短信给肖奈发过去,有办证的,有代开发票的,甚至有基金私募的。在发完短信之后的电话时间,电话那头的肖奈声音听起来依旧波澜不惊,只有这端的于半珊用力地憋着笑。
他非常期待肖奈回到帝都之后知道这一切时的表情。
肖奈回来的那个晚上,叫上了三个舍友来家里吃饭。没注意到早早就先告辞的丘永侯和郝眉,于半珊在自告奋勇地洗完碗之后才发现两个损友早已不见踪影,窗外也不知何时又下起了瓢泼大雨。
于是在肖奈提出今晚就先留宿的提议时,于半珊没有拒绝。他们同宿舍四年,本来也就没什么可扭捏的。
于半珊洗完澡套着对于他来说稍微有些宽大的肖奈的t恤走出浴室时,就看见了肖奈正斜倚在床上,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于半珊识趣地准备走到卧室里的长沙发边。虽说大学和肖奈同寝,但他的脸皮也着实没厚到恋爱没多久就和肖奈同床共枕。
他刚迈开步子,就被忽然起身的肖奈一把拉过了手,按坐在了床边。肖奈一手按着他的肩膀,眸中的神情叫人捉摸不定。
于半珊觉得自己现在一定是面红耳赤,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这一屋子暧昧的气息,刚想拿骚扰短信出来调侃一下,就听见肖奈开了口:
“愚公。”
就在于半珊刚想吐槽肖奈为什么到现在还喜欢叫他愚公的时候,肖奈接下来的话才让他顿觉大事不妙。
“我不办证,不开发票,也对基金投资不感兴趣。”
“酒店服务,不知道你是不是能提供一下?”

评论(19)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