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肖于】作死三十题

写在篇前:

本来只想写个一发完的短篇,结果写起来就莫名爆了字数,只能慢慢来了orz
其实我自己觉得自己比较擅长写虐,这个三十题光看题目应该也都是虐的脑洞?但是剧里肖于都这样了,我再不甜,对不起自己【。
仅就剧中人物cp,无关rps。私设有,ooc有。
以上。欢迎各位gn评论捉虫提意见ww

作死三十题

1.无意避开的牵手
肖奈是一个非常有距离感的人。
他拒绝一切水到渠成的身体接触。无论是林荫道上和友人说到兴起时的勾肩搭背,合作成功完成目标时的鼓励击掌,还是球赛时欢庆胜利的忘情拥抱,他多半都会轻描淡写地拒绝,无端生出一种疏离感。好在朋友们对他这幅高冷的模样早已见怪不怪,随口一个玩笑就可以轻松带过。
可就在他还没来得及确认对于半珊的情感时,面对在各式各样的场合那人朝他胳膊伸出来的那只手,都从未想过要躲避,只随着那人的兴致摆起又放下,倒也从未有过违和。
再后来,面对于半珊那只总是无意识朝自己伸出的手,肖奈有时甚至会坏心眼地伸出另一只手,或是覆在那人温润的手背上,或是勾起那人轻轻搭在自己胳膊上的手指,看到身边的人三秒内绯色悄悄攀上耳尖,火急火燎地松开自己的手。直到这个时候,才不动声色地反牵回去,满意地感到那只触感熟悉的手挣了又挣,最终也只能败下阵来,乖乖地停留在自己的手心里。肖奈回头就看见身旁的人扁着嘴看着自己,眸子里分明在说着“老三你又在拿我寻开心了”。
肖奈只挑起唇角,一言不发地将对方的手攥得更紧了些。

2.无意拒绝的邀约
于半珊从刚入学的时候就知道,宿舍里叫做肖奈的这位朋友,不简单。
初相识时就冷着一张脸将宿舍里剩下的三人在游戏里虐了个落花流水,到了彼此默契熟知时更是坐稳了“大神”这样的称号。庆大的才子不在少数,自己也同样是带着满腔的期许踏入庆大,却终究在这样的人面前暗了颜色。
于半珊有时想,在兄友弟恭的背后,他究竟有没有一刻有过这样的想法,嫉妒着肖奈的想法。
大学四年,他们一起在游戏里打过boss,在球场上有着亲密无间的配合。甚至在期末考试时,一向云淡风轻大公无私的大神,有时会偷偷斜过卷子,让坐在后排的自己瞄上那么两眼,然后出了考场才冷冷地瞥过一眼说绝无下回,就这样周而复始。
四年的时光就在这样不紧不慢的生活中度过。毕业前夕,肖奈说他打算创立一个游戏公司,问他们是否要一起入股。
毫不意外地,于半珊点了头。
直到出了那次车祸,在迎接肖奈出院的那次饭局上,未料到丘永侯和郝眉早在肖奈苏醒后就将自己医院前哭红双眼的一番对白卖得一干二净的于半珊借着三分醉意,从入学时的糗事说到如今的这番光景,末了像是自言自语地问道究竟值不值得。
这个明明一直相伴却需要仰望的人,在生死关头朝自己扑来时却仿佛置身事外般的淡定与果决。
肖奈,你说你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
一旁一直静静听着的肖奈只是伸出手,拿过于半珊手里的酒杯放下,忽然揽过了他的肩。
于半珊一愣,肖奈清澈如星辰的眸子撞进他的眼中,让他一瞬间忘记了该如何言语,只听得对面的人一字一句说道:
“救你,是真的,不用舍命。”
醉眼朦胧的于半珊甚至还没来得及听清楚肖奈又张嘴说了些什么,就鬼使神差地点了头,而后一头栽在了身旁人的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肖奈镇定自若地回应了桌上丘永侯和郝眉目瞪口呆的眼神,带着笑意揽过了于半珊。
后来,于半珊才知道,醉倒之前肖奈说的那句话是什么。
你不是说,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一辈子跟着我混了吗?
要是自己没喝醉,会做出什么回答呢?于半珊盯着电脑前全神贯注的肖奈,后者察觉到了他的目光,伸出手来揉乱了他柔软的卷发。
他蓦地想起初见的那日,肖奈结束了游戏挑眉轻笑说自己当老三就好的模样。剑眉星目,明眸皓齿,窗外的阳光不偏不倚地洒在他身上,耀眼又明亮。
他应该还是会点头。于半珊这样想。
早在那个时候,他就应该知道。这一生,他都拒绝不了他。

评论(12)

热度(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