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日常三十题——2.光阴的温和【鸟取健一/花菱优】

notes:

1.兽医杜立德背景,文笔渣,有私设,旬贵衍生

2.我真的只是想写甜甜的脑洞最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手动再见】

3.欢迎看的GN提意见以及捉虫_(:з)∠)_感激不尽⊙▽⊙【虽然我知道这个西皮真的好冷呜呜呜】

以上⊙▽⊙

↓  ↓  ↓  ↓  ↓  ↓  ↓  ↓


2.光阴的温和

鸟取健一很少在乎什么人和事。

他虽然只是个小诊所的兽医,却并非庸碌之辈;年少时虽有过囫囵往事,幸有有心人相助终究否极泰来;没看过人世间太多聚散离合,却也在这个小诊所里遇到过太多人与宠物之间的悲愁喜乐。收着高昂的医疗费用,饱受争议的同时又让人不得不折服于他精湛的技术,甚至还有一个刻苦努力的美丽助手常伴身侧。

他已经拥有了他可拥有的最好的一切,即使这一切他都不在乎。

自学生时代起,他就是一个冷面热心人。这一点,再没有谁能比花菱优更有认同感了。

但鸟取健一是一个太聪明的人,聪明到让人觉得有些残忍。

他知道多岛明日香对自己的憧憬与那些淡淡的情愫,只他一点星火就可以燃得炽热;他清楚富泽教授心里对自己的关照与担忧,只他一个电话就可以让这些烟消云散;他明了形形色色前往诊所的客人与家人间羁绊,只他一句点拨就可以云开月明。

他什么都知道,却什么都不说。

他所有的不知所措,似乎在学生时代就已被那个温柔成熟的店员瞳看透,在经年以后终于得以回报,当年那些暧昧的细枝末节已被时光修剪得什么都不剩了。

唯一留在他身边的,只剩下花菱优了。

他对这个认识了很久的人怀抱着的心情,无疑是复杂的。他们是同学,是朋友,也是惺惺相惜的对手。他们本该就这样缠斗下去,直到自己的子辈出现,或许他们就可以兄友弟恭地看着自家的小鬼们将这个习惯延续。

直到那一天,花菱优在电视上承认自己拿不起手术刀。

鸟取健一一直都知道,花菱优对动物保护事业倾注的热情与心血,于是他答应接收每一次花菱优因为自己无法手术而送来的动物,在他被土门院长限制的时候接纳了那些无辜的小狗并反将院长一军,甚至背着他偷偷地为他争取了援非动保紧急救援小组的工作。

鸟取健一承认,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他都在乎花菱优。

但他还是什么都不说。

他以为他默默的行动已足以说明这一切,却忘了人始终还是个听觉动物。

花菱优去非洲后,鸟取健一的诊所又恢复了往日的冷寂。门外再也听不见那辆红色跑车熟悉的引擎声,手术室里也不再出现那个人为了克服心里的阴影强忍着不适观摩自己做手术的颤抖身影。明日未来的骨折已好得七七八八,多岛明日香的医术也在逐渐地增进,一切都安定而有序。

于是,闲暇时鸟取健一,有愈来愈多的时间会想起远方的花菱优。

没有电话,没有邮件。他们在不同的国度从事着相同的工作,却从未想过联系彼此。

直到有一日,鸟取健一接到了救援小组的电话,这才有些慌了神。

电话中说,花菱医生的精湛诊断给予了他们很大的帮助,但因为在一次救援过程中意外受伤,不得已需要先行回国。

受伤了?他受了什么伤?鸟取健一不愿意细想下去了。

花菱优回国那天,鸟取健一去机场接他,远远地看见他肩膀上缠着厚厚的绷带。

他心一沉,随即又安定了下来。

是左肩,未来能上台的可能性还在。

上前接过花菱优的行李,冷哼了一声“还真是万幸”,就听见花菱优问了一句——

“刚才是不是想着我以后还有没有上台做手术的可能性?”

他低头看着花菱优有些微微泛红的眼眶,心里不由一颤,上前拥住了友人有些憔悴的单薄身躯。

他觉得颈窝里流过什么温热的东西,便静默着,抬手抚上了花菱优的后脑。

他已经习惯了什么都不说。


END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