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日常三十题——1.三块方糖【鸟取健一/花菱优】

写在前面的话:

1.本文西皮:旬贵衍生,鸟取健一/花菱优,人物设定来自《兽医杜立德》,有私设,可能ooc

2.虽然是三十题,但是应该有双向暗恋的主线

3.文笔废,只想写个甜甜的旬贵衍生脑洞

不嫌弃的话↓

1.三块方糖

大名鼎鼎的“杜立德”鸟取健一害怕吃苦的东西,这是只有其好友花菱优才知道的秘闻,连天天与他共事的多鸟明日香都未曾知晓。即使当事人在花菱优每每提及此等趣事时不厌其烦地强调那不过是极其强烈的厌恶感,也无法阻止这件事下一次依旧会成为魅力兽医用来取笑杜立德的利器。

就连鸟取健一自己都不知道花菱优是在何时知道了这个在自己看来颇有些幼稚的习惯,他也象征性地问过花菱优几次,回回都在魅力兽医的招牌微笑中败下阵来,只得偃旗息鼓。

反正,花菱优是自己唯一在意的朋友,倒也无伤大雅。鸟取健一这样想着,这个特别的习惯就成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花菱优倒是一直都记得,他发现这个秘密的瞬间,鸟取健一的表情。

那是一个平安夜,圣诞节的气息已悄然来临,期末大魔王的脚步也正在靠近,整个校园都沉浸在爱恨交加的氛围中。

那天清晨,花菱优像往常一样早早来到图书馆,出乎他意料的是,鸟取健一也还坐在平时坐的那个位置上,竟与往日并无二致。听见花菱优拉开凳子的声音,鸟取健一也只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礼貌性地点了点头,旋即又埋进了桌上厚厚的医学书中。

彼时的花菱优与鸟取健一还未像今时这般了解彼此,也不过是互相有所耳闻,在图书馆同一张桌子上的点头之交。花菱优对鸟取的这个反应已习以为常,也并未想着回问声好,坐下径自翻开了书。两个人对面而坐却也相对无言,偌大的图书馆只余下翻阅书页的沙沙声。

图书馆与恋爱唯一能扯上联系的,大抵是它们都有种让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的魔力。到花菱优从书中回过神来时已近月上柳梢,窗外似是应景地下起了雪。图书馆里的人三三两两早已离去,余下他俩和前台一个正打着瞌睡的管理员。对面的鸟取健一皱着眉叼着笔思考着什么,似乎对这一切恍然未觉。

鸟取健一解开一道难题后抬头一看,才恍然醒悟已经是晚上了。他感到疲惫地揉揉眉心,这才发现花菱优不知何时已经不在座位上了。

嘛,大约也是去过节了吧。鸟取健一耸耸肩,站起身来活动了一下,就看见花菱优蹑手蹑脚地躲着管理员走了进来,身上带着一股冰凉的气息。他还没来得及脱下外衣,就急急地将避在大衣里的东西递了过来,鸟取健一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条件反射地接了过来。

是一杯犹带着热气的咖啡。

鸟取健一犹在发愣,就听见花菱优说了一声“平安夜快乐”,上扬的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笑意。

花菱优看着鸟取健一半天回不过神的表情,内心里的愉悦感油然而生。这个人和自己的关系并不亲切,总露出一副拒人千里的神情,如今这模样倒叫人觉得新奇。

“快尝一口吧,要不可就要凉了。”花菱优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醇香中略微的苦涩作为点缀,在冬夜里显得格外温暖。

然而对面那位天才同学只是轻轻抿了一口,脸上百味杂陈的神色就将他此刻内心的真实想法泄露了。

“你该不是……觉得苦吧?”未经思考的话脱口而出,对面的人脸上的窘迫显而易见。

花菱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翻了翻咖啡店给的袋子,竟翻出了几块方糖。他把糖递给鸟取健一,还不忘调笑了一句:“原来杜立德害怕苦的东西呀,我今天终于知道了。”

鸟取健一接过那些方糖,往咖啡里放了三块,这才喝了起来,还不忘出言解释:“我这不是害怕,是不喜欢。”

话音刚落,两个人就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惊醒了还在打瞌睡的管理员,毫不意外地连人带咖啡一起被赶了出来。

每每回想到这里,花菱优都会不由自主地扬起嘴角。

毕业后很多年,花菱优在与鸟取健一重逢时,才发现他仍保留着这三块方糖的习惯。每回见到他往饮品里放糖的时候,花菱优总不会忘记取笑几声。

只是如那一日般有趣的表情,他是再也没有见到过了。

他私下也曾试过这样的喝咖啡方式,浓郁的香草拿铁加上三块方糖,喝起来只觉得甜得发腻,甚至越发地苦了起来。

自始至终,他都未能理解鸟取健一这种古怪的喝法。

也许,鸟取健一在这件事上,一直都是在自欺欺人罢了。正如他或许一直记得那个拉近他们距离的平安夜,却假装已经遗忘一样。

不过那也是无伤大雅的事。花菱优想。

他大约是鸟取健一唯一在意的朋友。

却似乎从未能了解他。

END

评论(4)

热度(50)

  1. Van Cheng退圈求平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