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理科生三十题——4.测不准原理

4.测不准原理【蟒龙】

马龙刚认识许昕的时候,两个人都还只是半大的少年。彼时马龙跟着秦志戬刚满两年,才褪去了刚进国家队的那份新鲜劲,正准备大展宏图,未料到有一天,秦指导又领回来一个年纪与自己相仿的少年。

马龙自己也从未想过,未来的有朝一日,当他回想起那一天时,口气里都会带上一丝连自己都无法察觉的笑意。

那时候二王一马风头正健,马龙这一辈的队员都还略显青涩,自己和隔壁肖指导家的“刺头”张继科倒是对彼此都“虎视眈眈”,视对方为最大的对手。而如今看来,倒也不得不说是一语成谶。

而许昕呢?现在的马龙有时扪心自问,得出的答案都非常残酷,以致站在他身旁的许昕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也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人类的发展进程,从来都只向前追逐,从不向后看。我一直都明白。

即便如此,许昕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地“向前走”,这让马龙一度很苦恼。

明明国家队竞争这样激烈,对手能少一个是一个,却依然放不下这颗莫名其妙的“老妈子心”。也许是队里的人都笑称他和许昕是秦门师兄弟,所以他不自觉地也将自己代入进去了罢。马龙有时会这样想,然后对许昕愈发地恨铁不成钢起来。

马龙清楚地知道,许昕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自己习惯闷着心思,张继科则更霸道,许昕却像个小孩子,满脸天真无邪,就好像所有为了荣誉殊死搏斗都如同过眼云烟一样。这是马龙最痛恨的一点:他见过太多太多的伤仲永,他不愿意许昕也成为其中的一员,像一颗流星,从他的世界里一闪而过,再无踪迹。

很久以后马龙才发现,其实许昕比任何人都在乎。他站在前方太久太久,都几乎忘了身后的人是怎样的心情。他面对的压力,许昕同样也面对,有时也许比他更痛苦,更绝望。这是竞技体育的魅力,也是竞技体育的残酷。而他们都在这个漩涡中,除了拼命,别无他法。

后来,马龙和许昕配了双打。左手直板和右手横板,倒真是天造地设的绝妙组合。他们一起拿了很多冠军,直到外界将许昕与马龙张继科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并称为“三剑客”,马龙才真的有了种释然的感觉。

再后来,许昕败走全运会,马龙却夺得了全运会冠军。在那之后许昕换了教练,从此再无秦门师兄弟。

马龙的日常本就波澜不惊,没了许昕这个聒噪的开心果在身边,训练的时间也不再有另一个人来分配。

但是马龙知道,许昕没有停止过追逐的脚步。

14年亚运会前夕,马龙陪许昕吃了一顿饭。之后许昕如愿以偿获得亚运男单冠军,而他的采访,则被秦志戬一字不落地转述到了马龙的耳朵里:

“马龙2012年拿了世界杯单打冠军,我2013年也拿着了,上次广州亚运会他拿冠军,这次一定也该到我了。”

这是许昕戏言,还是真心话?马龙不得而知。

他只是仿佛看见了十五岁的许昕的影子,在这个二十五岁的许昕身上。

他们走的是同一条路,而许昕已经精确地定位了自己的位置,披荆斩棘朝自己的方向而来。

即使速度慢了那么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我等你,你一定要赶上来。


                                  END

测不准原理:简单来说,就是如果要想测定一个量子的精确位置的话,那么就需要用波长尽量短的波,这样的话,对这个量子的扰动也会越大,对它的速度测量也会越不精确。如果想要精确测量一个量子的速度,那就要用波长较长的波,那就不能精确测定它的位置。换而言之,对粒子的位置测得越准确,对粒子的速度的测量就越不准确,反之亦然。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