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理科生三十题——3.多普勒效应

3.多普勒效应【蟒龙】

许昕曾经很喜欢听莫文蔚的一首歌,叫《盛夏的果实》,刚入国家队的时候尤其喜欢。伴着北京夏季的狂风骤雨,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地跟着唱,唱到尽兴时睡在他下铺的张继科就会探出一个脑袋朝他怒吼,当然,收效甚微。

那时张继科还没有拿到大满贯,上街的时候还不会被粉丝围得水泄不通;马龙也不是如今这个看似高冷的国乒队长,也只是一个会为了蔡依林和张韶涵哪个唱歌更好听而和别人掐架的少年。那时他们都还很普通,不是所谓叱咤乒坛的三剑客,仍在向往着世界大赛,憧憬着一个又一个拿下世界冠军的前辈,并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同他们一样。

如今许昕时不时仍会想起刚入队的情景,被分到秦指导门下的时候他还有些莫名的激动,就因为同组的队员是马龙。马龙早早地就拿到了世界级青年比赛的冠军,在许昕的眼里自然成为了挑战的对象。只是过了很久很久,他都没能从马龙那里获得一次酣畅淋漓的胜利。

马龙对他来说,无疑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张继科与他是同寝上下铺,好到能穿一条裤子的铁哥们,两个人能在微博上用几十条转发微博来互相吐槽,即使回到了宿舍也依旧唇枪舌剑不断。

但马龙却是不同的。

也许是因为多了同门师兄的这一层身份,许昕对待马龙似乎总带着一股尊敬感。又或是他的确更在乎马龙的想法,字里行间都透着一股小心翼翼,对待张继科时总是“继科儿”“科子”地叫,叫马龙的时候却是一口一个“龙哥”,乖巧得就真如同个小师弟一样。

许昕曾经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下去,即使是最痛苦迷茫的那段时间,他都不曾想过会与马龙和秦志戬分开。他也说不清楚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本能地已经成为一种习惯。

如今他调去吴敬平组已近一年,也打出了一些成绩。外界纷纷表示,国乒三剑客终于重现江湖,里约大局已定。

只是许昕偶尔还是会想起曾经在宿舍鬼哭狼嚎然后被秦指导逮去训练的日子,每次慢悠悠晃到球场总能看见马龙已站在球桌前练习发球,秦指导教训自己的声音也会同时响起。

与曾经不同的是,许昕手机里那首《盛夏的果实》,一直躺在音乐列表的最底端,莫文蔚那把沙哑的嗓音,再也没有响起过。

张继科对他的审美变化表示过诧异,许昕则不以为意地说,那首歌的歌词写得太烂,一点都不真实。张继科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什么“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记起”。许昕愤愤不平地想。

如果我停下脚步,根本就连你的影子都看不到。

他陡然想起去年亚洲杯,马龙在他决赛前找他吃了顿饭,事无巨细地叮嘱他比赛时可能会出现的种种问题。他最终拿下了亚洲杯,这让许昕觉得,他离马龙又近了一步。

现在。世乒赛混双、男双双冠王斜倚在床上刷微博,嘴里还不忘和趴在下铺动弹不得的张继科说着话:“诶科子,你说我粉丝这些评论,什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恭喜昕爷双冠’,后面这句我接受了,前面这文艺的我还真没弄懂。”

火车从远至近时,汽笛声会越来越响,越来越高,反之,就会变弱,变低。

所以哪来什么必有回响啊,只有不断靠近,才能听见你心跳的声音。

张继科并没有戳穿许昕,只是艰难地翻了个身,难得地没有吐槽他。

此时距离里约奥运会,还有一年两个月零二十九天。


                                  END

多普勒效应:声源相对于观测者在运动时,观测者所听到的声音会发生变化。当声源离观测者而去时,声波的波长增加,音调变得低沉,当声源接近观测者时,声波的波长减小,音调就变高。音调的变化同声源与观测者间的相对速度和声速的比值有关。这一比值越大,改变就越显著,后人把它称为“多普勒效应”。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