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理科生三十题——2.布朗运动

2.布朗运动【獒龙】

张继科和马龙认识了很多很多年,时间长到他自己都快想不起初见时是怎样的光景。

他俩03年一起进入国家队,一早便对彼此互有耳闻。都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注视对方的眼神里,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些试探与不可一世的骄纵。那时候张继科还是只小白犬,隐约已看得出藏獒锋利的齿;马龙则是十年如一日的白净,笑起来像个小包子。那时的王励勤和马琳还是绝对主力,王皓的眉目也比如今清瘦些,陈玘恍惚也还是那个凌厉的杀神,隔壁女队的两个大魔王的争斗才刚刚开始,二愣子许昕还没有出现。

真正和他一路走来的,没有别人,只有马龙而已。十几年来仿佛一成未变的马龙,究竟有没有在自己无法触及的地方,悄悄地改变了呢?

张继科一贯自认不是矫情的人,他向来恣意,加之大满贯在手,又是本性无拘无束的水瓶座,与其说压力是他的动力,倒不如说他唯一想超越的就是自己。而唯一能超越他的,大概也只有他自己。

但马龙不是。

他习惯去负责任,那是他动力的源泉;他也习惯了以高强度的训练来鞭策自己,凡事都要求自己做到尽善尽美。所有人都说张继科是调皮的自家孩子,打着骂着也还是亲一些;马龙则毫无疑问是传说中的别人家的孩子,完美得挑不出毛病,却好像天生自带着一股疏离感。

可是张继科知道,马龙也并不是什么乖孩子。谁不曾有过妄图凭一己之力对抗世界的情怀,只是自己已然全部写在脸上,他却全部藏在心里。

张继科觉得这一直是马龙让他又爱又恨的一点。

他们明明是一类人,却又像隔着一个世界那么远。

而他和马龙隔着这样若有似无的距离已经很久了。

他以一个太快的速度拿到了大满贯,远远地跑在其他人的前面,却并不曾回头望过一眼。

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如果让他来形容,就像是在登山,你登上了山顶时,其他人都还在半山腰,除了荣誉,孤独是上天留给王者的最后一个礼物。而你只能继续向上看,寻找登天的巴别塔之口,绝无回头可能。

一旦回头,你就可能掉下去,迎接你的便是粉身碎骨。

所以张继科不曾回头,也不曾留恋,但他一直知道,马龙就在他身后,固执地寻着那条被荆棘掩盖着的通往山顶的路。

因此他从未有过孤独的感觉。

世人皆知科龙二人场上对手场下兄弟,张继科也绝非表面上那般霸道。他会在刚打完封闭时忍着痛去为马龙庆生,也会在马龙折戟后陪他散心给他安慰。人们表示,绝对主力之间毫无芥蒂,着实一件幸事。

只有张继科一直不清楚,马龙心里藏着的那个湖泊,究竟有没有波动的时候。

张继科苦闷地放下手机,他一回到北京就觉得不对劲,现在躺在宿舍里动都不能动,庆功宴当然没办法参加。胡思乱想了一晚上也没有什么结论,该死的许大蟒还一直在微信上给自己po图。

他看着照片里举着酒杯笑得矜持的马龙,低落的心情略有些好转。

恭喜呀,新科世乒赛冠军。

他放下手机躺在床上,慢慢地有些困倦。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有人走进他的房间,带着一身他并不讨厌的酒气,在自己床前站定。邻床发出了“咣”的响声,站在自己床前的那人低声斥了一句:“大蟒你倒是轻着点儿,没看继科儿已经睡熟了?”

现年二十七岁的张继科,最年轻的大满贯,如果还稍记得些高中物理,就一定会知道课本上是这样写的——

所有的液体都会做分子无规则运动,永不静止,永不停歇。


                                  END


布朗运动:布朗运动是将看起来连成一片的液体,在高倍显微镜下看其实是由许许多多分子组成的。液体分子不停地做无规则的运动。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