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理科生三十题——1.丁达尔效应

1.丁达尔效应【獒龙】

马龙很长一段时间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

梦里一片黑暗,没有光,没有声音,什么都没有,只有他一个人,仿佛坐在虚无中。他妄图往前走,最终仍囿于这个孤寂的世界里。然后他伸出手,似乎想抓住什么。每当这个时候,他便会从梦中惊醒,额上流着虚汗,循环往复。

他的心理医生对他说,压力太大,就容易做这样的梦。

然而他并未告诉他的医生,他背负的压力,几无可能解脱。

四月的厦门湿润却并不闷热,世乒赛的封闭训练已近尾声,和双打搭档波尔却并没有真正配合过几次,马龙的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不远处的另一张球桌上,许昕和张继科也在练着球。马龙闭着眼睛都能想到自家师弟聒噪的样子,而张继科一定是耷拉着眼睛,看似心不在焉,其实一切都已心知肚明。练到最后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开始玩闹,趁着刘指导不在,甚至连衣服都脱了下来。许昕晃晃悠悠地来搭马龙的肩:“龙哥,咱别练了吧,都这个点了。”张继科站在一旁收拾着球包,背上的翅膀纹身在汗水的反射下似乎在闪着光。

马龙蓦然觉得心里闷得慌,稀里糊涂地和许昕扯了几句,借故离开了球场。

世锦赛如期而至,马可波罗组合在第二轮就碰上了张继科和许昕,遗憾地就此止步。比赛结束后,许昕一脸得意地向他表示哈哈哈哈哈哈哈龙哥是不是觉得还是和我搭档最有默契,张继科也拍了拍他的肩以示安慰,马龙内心却并无起伏。

这已是他参加的第五届世乒赛,时光已过去整整十年。而他兜兜转转,竟从未挣脱那桎梏,一困就是十年。他拿了两次苏州公开赛的冠军,人们笑称苏州定是他的福地,他默然,心如止水。

想赢太多次却又输过太多次,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了。

爽打比赛结束后,马龙一心备战单打项目。他从不看其他选手的单打比赛,却偶尔会关注双打,也拿许昕和韩国小美女开过涮,惹得许昕直嚷“龙哥你今儿是不是忘吃药了”。

他现在已习惯每天都做同一个梦,泰然自若地在梦醒之后起身洗漱训练,再也不曾纠结在梦中自己究竟想要抓住什么。

没有什么能打破那片黑暗,只有我自己。马龙有时会将梦境与自己联系在一起,自顾自地下了一个中二的结论,然后在反复的训练中将它们抛在脑后。

张继科受伤的那一天,马龙不在现场。事后听许昕说起那段经历时,他忽然想起了张继科背上那对翅膀,在感到疼痛时肌肉反射性绷紧的样子。

马龙和张继科的名字,不知从何时开始,就被人们放在一起提及。年纪相仿的两个人最容易被当做宿命的对手,似乎无论如何都无法逃脱命运捉弄。人们就喜欢这样的故事,轻而易举就被自己编的故事打动。

只有马龙自己心里明白,他和张继科,十之有九分,是兄弟,是对手,剩下那一分,却隐约带着说不清楚的心绪。

所以那天下午马龙醒来,看见手机上秦指导发来的短信,不由有些恍惚。

他已经习惯在决赛的球台旁等待张继科,亦或是他在张继科的等待中姗姗来迟,那是他们心照不宣的约定。

但是这一次,张继科没有出现。

一切尘埃落定的那个晚上,马龙又做了那个梦。只是这一次,他看见了他伸手想要抓住的东西。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射进了一道光,穿过那片他曾经以为永远无法摆脱的混沌的黑暗。

那是一对翅膀。

马龙从梦中惊醒,按亮手机一看,凌晨三点钟。他点开朋友圈,看见张继科发的状态,犹豫再三还是放下了手机,又躺回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马龙想,他也许再也不会做那个梦了。

                                  END

丁达尔效应: 当一束光线透过胶体,从入射光的垂直方向可以观察到胶体里出现的一条光亮的“通路”,这种现象叫丁达尔现象。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