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圈求平安

所向披靡(山之队群像系列)二.巅峰之上

浮白℃:

原定计划第二篇是写家庚的,码了一半恰好播了上一期强脑,看完节目又忍不住刷了遍微博,当即决定先码一篇峰哥……
这是我第二次写峰哥个人向的文,所谓初心更多的是对人生经历和成就的感想,这篇想试着写一下关于内心和情感的(结果显然失败了……)
写这个“给自己看”系列最大的收获是看到了还有很多支持山之队的朋友们,你们都是瑰宝❤(语无伦次中)悄悄圈一下@退圈求平安 失踪人口,有发现的朋友请私信联系我认领2333
接上篇“标新立异”,国际惯例ooc预警,慎入!

巅峰之上.(王峰篇)
“心中无敌,所向披靡。”
----------------------------------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欲达高峰,必忍其痛。
二十岁的王峰以为,巅峰之上是浩渺的烟云、壮阔的天地。为了一览仅存在于巅峰的风景,他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承担了别人无法承担的负荷。
当他终于在近乎非人的坚持下一步一步地登顶,沐浴过刹那的辉煌与荣光之后,竟然感到些许的百无聊赖。
人活着,是为了往上走。如果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一,没有了可堪一战的对手,那么人还能走去哪里呢?二十一岁的王峰有些迷茫,但他想自己还年轻,还有很长的时间去寻找答案。
于是抱着这种心态,他开始向其他以前从未关注过的领域探索,比如,为人处世。然而愈是深入愈是发觉,世俗人情并不比比赛简单,微笑可能被解读成虚伪,沉默也会被领会为高傲。
攀上巅峰之前的王峰只需一心一意活在记忆的世界里,登顶之后才发现,原来山的另一面有太多太多的未知值得恐惧。
然而哪怕面临再多的恐惧,他也必须走下去。
其实王峰天生并不精于此道,但所幸还有一颗聪明的大脑。他可以在综艺节目上几乎一言不发,只为将所有人须臾间的应变尽收眼底;也可以接受并不擅长的委托关系,通过帮助别人解决疑难来锻炼自己的社交能力……

后来,他走到了最强大脑的舞台上。
最开始也没什么特别的原因,王峰是国际比赛的选手,也是综艺节目的常客,但他从未尝试过二者的融合。于是当制片人把节目介绍和邀请函一起寄到他面前的时候,王峰深思熟虑还是选择了一并签收。
巅峰之上还有什么呢?王峰希望在这个节目中找到不一样的答案。
“嗯……大家好,我叫王峰,今天来挑战的项目是多信息匹配。”
“我是王峰,我回来了。我不挑战任何人,只为挑战自己。”
“我是中国战队队长,王峰。”
“我是名人堂轮值主席,王峰。”
巅峰之上不止有荣耀与辉煌,还有随之而来滔滔不绝的质疑和谩骂。第四季最强大脑播出后,王峰低下头看着手机上的微博界面,淡淡地想。
自以为心若磐石,却在不知不觉间进退维谷。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是因为不在乎这些,而是有更在乎的人和事。如果他知道自己是对的,就绝不会因为别人的看法而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如果他人的言论确实合理那么他也一定会吸取和接受,无论过程是多么尖锐而刺痛人心。
王峰是个很敏感的人,也很愿意体谅别人的情绪。无论这种情绪是欣赏还是鄙夷,他都能抱以理解的态度。
理解之后,再继续朝着自己选择的方向前进。

“大家好,我是山之队队长,王峰。”
这一季的最强大脑,是真正属于年轻人的舞台,它带给了所有人太多太多的意想不到。
鲍云泪洒现场,王昱珩无声哽咽,作为“胜利者”的王峰看起来却是最镇静的一个。
在水云之战硝烟散去的时候,王峰只是神色平淡、语气诚恳地说:“十二位选手都很棒,再次谢谢两位队长的成全。”只字未提山之队走到这一步的艰辛不易。
然而等到团队赛播出之后,面对网络上32%的支持率、对山之队如潮水般的轻视和鄙薄,向来脸上写满了“高傲冷漠”、对众人的猜忌“不屑一顾”的王峰,修长的手指在屏幕上敲下一段话。
“暂时的失利或许是为了成就更强大的自己。”
“队员们在对战过程中表现出的自律自控让我很庆幸选择了大家。”
“我会对我的选择负责。”
这些年来王峰已经学会把自己一分为二,裂变成截然相反又藕断丝连的两面。
一个是外在的他,沉稳自若、淡然平和,鼻梁上一副银丝眼镜将所有的情绪都隐在反光的镜片下。这样的王峰,是团队的基石、是力挽狂澜的中流砥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肩负起一切希望永远不会倒下。这是活在所有人期待中的他。
一个是内里的他,敏感多思、柔肠百转,会为输了比赛而懊恼;会为网上的舆论攻击所伤害;会在众口一词的否认下怀疑自己;更会为了自家队员无故被嘲讽指责而心生不平 。这是活在内心深处最真实的他。
只是王峰这个人,连愤怒都是沉冷而寂静的,他不会用愤慨的语气发表任何宣誓,也不会以尖刻的言辞回击任何舆论,因为他始终坚信:事实就是最好的证明。
王峰放下手机,将头微微仰起靠在柔软的沙发垫上,摘下眼镜阖目养神的那一刻,杨易、曾新异、郭小舟、陈家庚的面容在眼前一一浮现,他们或赢或输、或笑或怒,都是自己选择和承认的队友。
没错,这话他在聚光灯下已经说过一次,不是队员,是队友。

记得在山云对抗遗憾落败的夜晚,杨易勾着曾新异的肩膀两人说说笑笑地走进会议室,又在看见自己的一秒钟内迅速分散,脸上调整成悲痛肃正的表情。
被这俩中老年选手厚颜无耻的程度震惊的家庚:“……”
一旁的郭小舟无奈扶额,显然已经没眼再去看这俩货。
正襟危坐苦思冥想着该如何劝慰自家队员的王峰霎时觉出,自己这几十分钟的功夫算是白费了。但他还是直起身迎向自家虽败犹荣的队员,千言万语汇成一句:“没事儿。”
曾新异还没说什么,杨易马上整个人都松弛下去,笑嘻嘻地道:“我就说吧曾老师,峰哥不会怪你的。”
曾新异没搭理他,藏在袖中的右手紧紧握了下拳,道:“队长、杨老师、小船、家庚……下场我会赢回来。”
王峰嘴角微扬,弧度中三分欣慰三分欣赏,还有四分是满满的信任。“下场你和杨易搭档第一局出战,有问题么?”
曾新异很认真地应了一声。
杨易开玩笑道:“能和比峰哥还要大五个月、沉稳如山的曾老师搭档,我当然也没问题了。”
会议室激荡起一阵笑声。
王峰也被年轻而蓬勃的气氛所感染,恍惚记起:哦,原来我也才二十八岁。
他像是早已忘却了这回事。这些年来,王峰每时每刻都在压榨自身潜能来强迫自己成长 ,将曾经的弱小和稚嫩抛在脑后。而今少时所求皆已得,却很少再收获到简单的快乐与满足,心下很静,但也很空。
此时此刻,王峰突然想要像个平凡的青年那样放肆一回,暂时抛开所有自以为是的淡然、聊以应付人情世故的冷静,用年轻而自信的锋芒引领自己的队伍前行。
“--那么下一场,我们山之队一起,王者归来!”

他做到了,他们都做到了。
虽然胜利也不会改变舆论的风向,这点人情王峰早已看得通透。人的喜欢和厌恶是很纯粹的,而且通常毫无来由。早些年的王峰是非常在乎他人看法的,但他很少会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地忍在口中疼在心里,面上还会微笑着劝慰关心自己的人。
而今可能也不算完全释然,但他时时记住了一句话--“你永远不可能被所有人喜欢。”那么旁人无依无据的鄙夷或讨厌,又与我何干?
王峰一直以来的努力,是为了不让支持着他的人失望。
忽然想起一年前的自己,第一次面对网上狂风骤雨般的攻击。晚上刷微博时身陷囹圄、手足无措整宿合不上眼,借着窗帘缝隙的几缕月光读古往今来的人生哲学;第二天又习惯性地在节目中云淡风轻,“孤高冷酷”地按下打分器上2或3的按钮。
那时候有多难熬,只有王峰自己知道。
正是因为经历过,他才更加不希望山之队的青年甚至少年们要承受这些欲加之罪。他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地分担压力,有一点是一点,按曾新异的话来说:这锅,我来担。微博上的话语字里行间流露出这样一个观点:骂我可以,我担得起,但请别骂我的队员。
我执我道荡平险阻,碎语闲言何值一顾?
于是王峰这样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不大笑不足以为道。”
不大笑不足以为道。
所谓巅峰,绝非想象中的虚无缥缈遥不可及。王峰所立于的,不是杳不知世事的蓬莱仙山,而是听得到俗语庸论、嗅得出腐朽糜烂的,人世的巅峰。
他因摒恶人世的烦扰污秽而选择攀登,跃上山顶才发现,原来巅峰之上也没什么两样。那么登顶的意义又在于哪里呢?
于是王峰驻足巅峰,在徘徊中经历、思索答案。不知不觉间时光荏苒,又是一季枯荣。他遥遥向山下看去,不知不觉间山麓处又尽是怀载渴望而努力攀登的少年。
正如当初的自己。
只不过而今,王峰是山上的人。既可以冷眼旁观,也可以伸出援手。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就像当初毫不迟疑地踏上武大记忆协会的阶梯。袁文魁大师站在高耸的殿堂之上,微笑着对他摊开一只手掌--那是王峰鲜亮耀眼的人生伊始。
十年后的王峰站在巅峰之上,向他的队员、他的后辈、向所有热爱并憧憬巅峰的少年们伸出双手,迎接永无止境、生生不息的轮回。


(tbc)



评论

热度(57)

  1. 退圈求平安浮白℃ 转载了此文字